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修族谱

  15年底家里长辈去世,族长的身份就落到了我头上。

  其实十多年前我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是族长的继任了,后来因为家族里的一些纠纷,我又莫名其妙地不是了,总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感觉和自己并无相干。

  可是到了去年年初,家里一些长辈突然撺掇着要我“捐”和“修”,纷纷表示我就是族长,就该出钱修缮祠堂,修订族谱。

  去你大爷的,谁爱修谁修,国家要收回就收回,反正我死了也不会把自己和你们搁一起

  一想到当年他们和我长辈扯皮的事,我就烦他们得要命,所以一直没理,宗祠没去管,族谱也没修,懒洋洋地过了大半年。

  到了国庆的时候,我闲来无事翻看族谱,连续三天仔细阅读,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感觉到了血脉的延续,于是一拍脑袋决定开始修族谱。

  祠堂还是继续去他大爷的,地契早就找不到了,更不要说什么置换了(八十年代初,国家就摸排查过一次,当时就已经遗落了)~~

 

  这些是前置,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修订族谱的期间,和我同龄以及比我小的族人,都喊我族长,我感觉有点穿越。

  上一版族谱是90年修订的,所以很多90后都没上族谱,这次特别积极地加我微信向我汇报他们的生成八字星座爱好(?)

  其中有个少年人,算起来刚好三服晚辈,特别热心族谱的修订,散落在他们省的90后,基本都是靠他们联络上的,都跟着他叫我族长(其实日常不该这样叫),我也只好板着脸当我的“族长”。

  最近他说他要放寒假了,想来我在的城市看看我,我拒绝了,因为并不想和远房亲戚太热络,他问我看过某某某,某某某某及某某某书没有,我都说没有,但听名字就知道全是网文。

  最后他说,你看过《盗墓笔记》没有,里面的男主角也是族长,他balabala,我觉得你也balabala。

  我冷漠,没回复他。

  终于有点明白他为何那么热情了。

  年轻人,你想多了啊!!

 

 

  还有你难道不知道当年就是因为我是女的,才被大家“撤销”了族长一职么?

 

评论(2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