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七)(邪瓶 校园 HE)

  半个小时后,张起灵一脸淡然地归来,已经换好了日常的服装。

  “没事吧?没批评你吧?”吴邪膝盖还有些发软,跌跌撞撞地迎上前。

  张起灵淡淡地笑了笑:“没事。”

  吴邪看了他的笑脸,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周围建院的同学们都憋了一口气,此时终于松下来,在一片欢呼声中,吴邪和张起灵被大家高高抛起,然后落到大家的胳膊上,吴邪看见张起灵在笑,那是吴邪第一次看见张起灵开怀大笑。

  

  那天回家按理说两人应该高兴死,可是吴邪只高兴到了张起灵脱衣服准备洗澡,就高兴不起来了。

  只见张起灵胳膊上才长好的刀伤又被撑开,血已经糊了一片,吴邪终于知道,张起灵为什么从教导员那里回来,是穿着运动服的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吴邪捧着他的胳膊,手在发抖,谁都知道二次受伤更难恢复。

  “没问题,最后才崩的。”张起灵淡淡道:“之前都没问题。”

  吴邪没理他,直接把他按到沙发上坐好,然后捧出瓶瓶罐罐给他清理擦药。伤口扯开,露出里面的嫩肉,吴邪看着都疼,一边擦药一边忏悔自己的无能。

  “你打得很好。”张起灵看着吴邪:“你能坚持到那个时候,非常不容易。”

  “这话你说出来真没可信度。”吴邪自己其实也没彻底缓过来,手还有些抖,不过他依然仔仔细细地帮他擦拭血痂:“要不是你,我只能趴在场地上并且拖累你输给他们。”

  张起灵没说话,望着吴邪毛茸茸的头顶。他说的是真心话,吴邪的顽强远远超出他的意料,如果不是吴邪那么强的求胜意志,张起灵根本不会尽全力去打。本来,胜负于他而言,就不重要。

  吴邪擦着擦着药,突然“啊”了一声,抬头瞪着张起灵:“你说最后才崩的,难道你最后才开始认真打?”

  “并不是没有认真,而是没有发力。”张起灵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本来不想把伤口绷开。”

  吴邪听了,没再说话,他知道张起灵不是怪他,可是他心里很难过,他知道张起灵最后爆发是因为自己,而自己除了在这里碎碎念,什么也做不到。

  

  

  张起灵和吴邪红了,准确地说,是张起灵及其他红了,少女漫画里的被拦路表白,成了张起灵每日的日常。

  大家也不是真想和他交往,只是觉得,有这么个偶像级的人物在校园里走动,不拦下表白一番太可惜。于是乎,现在每天下课,张起灵和吴邪都像地下工作者一样绕行回家,遗憾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女性爱慕者们的战斗力爆表,无论他俩躲在哪里总能被逮出来。你说好好表白也行,为何经常是三四个女孩子远远地冲他们指指点点呢?感觉好可怕。

  人红事多,团委也像突然发现自己系里有这么个好材料,于是五四青年节文艺汇演首先想到了张起灵。

  张起灵当然淡然地拒绝了。

  团委不死心,继续做工作。

  张起灵还是淡然地拒绝了。

  团委找到吴邪,让吴邪劝说张起灵,吴邪坚定地拒绝了。然后团委说:“上次网球比赛体院的同学受伤,伤到了筋骨,到现在还没能复原。院领导一直顶着压力在做工作,事情是他惹出来的,虽然于情说得过去,但对方真要找他赔偿,对方也于理也说得过去。我们不是拿这件事压你们,只是希望你们也能为建院做出贡献,不枉院领导这一个月都在帮你们善后。”

  吴邪听了,不好再拒绝,因为字里行间都透出一个意思:“你们不配合我工作,那以后我们也不会再护犊子。”

  吴邪掐指一算距离毕业还有三年,期间大小无数事都需要教导员还有团委的照顾,于是一咬牙,忍辱负重地答应了下来。

  说服张起灵挺容易,吴邪说自己想去参演,要不要一起去。

  张起灵垂头想了一会,然后说,好吧,一起去。

  五四文艺汇演,只有两个方向:歌颂祖国,推陈出新。

  建院今年决定推陈出新,上演罗密欧和朱丽叶。

  张起灵出演罗密欧毫无悬念,现在的问题是选谁做朱丽叶。

  最开始选的是系花,定妆照一出来,张起灵和她画风完全不同,而且罗密欧比朱丽叶好看了至少三个档次。

  于是系花不干了,伤自尊,让他们剧组另外找人。

  但是建院本身就男多女少,哪里去找外援,心思活络的就撺掇着剧组去和外语系外联,能找到朱丽叶找朱丽叶,找不到朱丽叶最好也能弄一场联谊会,解决一下现在系里男多女少的问题。

  吴邪天天都去剧组,蹲在那里看张起灵和不同女角配合,他觉得他家张小哥是真好看,任何女主往旁边一站,都画风不同,到了最后,连剧组自己都觉得选不出来了,于是想着换男角算了。帅归帅,帅得形单影只也不是办法。

  这个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系主任发话了:“你们可以考虑让张起灵反串啊。”

——————————————————————————————

做本宣掉血,写邪瓶满血复活。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