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盗墓笔记】【铁三角】《高考》

四川考卷,《我和高考四十年》副标题《我的高考》或者《我和高考》

这鬼题目谁出的?怎么套到这群不高考的土夫子身上啊……


所以就这样了
————————————————————————————————

  若说我有什么事的经验比胖子和闷油瓶经验丰富,那大概就是考试了。

  胖子岁数大,山上下乡玩够,高考自然放弃,而闷油瓶读书那年代,科举已经废除,高考还没开始,自然也没太多经验。

  不过现在年纪大了,别说考试,就连高考题目都没什么印象,倒是对高考场上斜前方那姑娘的大腿有点记忆,白,而且长,晃得我做不出数学最后两道题,不然我就清华北大了。

  偶尔和胖子提起这件事,胖子也很扼腕,说现在是知识经济年代,如果我能上清华北大,搞不好遇到粽子,直接用勾股定理搞死它,也不用被它撵得满洞里乱窜。

  听到胖子调侃我战力,我忍不住反击:“去你娘的勾股定理,那是小学的内容,我看你就只读到小学。”

  胖子嘿嘿一笑,拿出从黑眼镜处顺来的地宫图,敲着桌面道:“勾三股四玄五,三角形俩短边和长于长边,天真下次你看清楚了再下地,别顺着俩短边跑,被人粽子长边超车逮个正着。”

  我正想用高数知识反击他两句,就听门口传来开阖声,看样子是小哥回来了。

  最近半个月,他从早到晚都见不到人,我想问,胖子拦住了,说小哥一定是在给我们琢磨大生意,你也知道他那人喜欢搞神秘感,现在给他点私人空间,到时候让他闪亮登场。

  我觉得胖子说得有道理,闷油瓶这人的确是比较独,但这也让我们落得轻松。自从长白山回来以后,他不再玩失踪,怎么都要回家吃饭,还知道随身带手机,三通电话至少接一个,我和胖子二家长也就放松了很多。

  小哥在那里默默地吃饭,胖子继续喧嚣,吃到一半黑眼镜来电话,让我过去一趟,没想这一耽误就是两天。

  等我回来之后,家里坐了几个陌生人,不过看他们对闷油瓶的态度,就知道是张家人。

  我第一次看到张家有中年妇女,忍不住盯着多看了几眼,回头胖子说吴邪你想和张家联姻也选个年轻好看点的吧,这大妈儿子都成年了。我说我需要联姻么?我需要和张家联姻么?我和小哥早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了。

  胖子嘿嘿一笑,是啊,一被子一被子,我们仨都是一被子的好兄弟。

  闷油瓶听了,抬头看了看我俩,比平时更加沉默,不多会,就自己回了卧房。

  隔了几天,张千军万马那个文盲来找他敬爱的族长,听说闷油瓶不在,颇为失望,我问他想干嘛,他说我才不要告诉你呢,这是我们张家人的事。

  结果胖子就和他吵,说你家族长进了咱胖爷的地盘,就是胖爷的人,他的事就是胖子的事,怎么不能说来听听。

  我纠正这特么是我家,我们吴家的地盘。

  于是胖子改口说,你家族长进了吴家的地盘,就是吴家的人了,有什么话赶快说。

  那张千军万马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很是不屑:“我不和文盲说话,我只和大专以上文凭的人说话。”

  胖子一听大奇:“这倒斗界也有学历歧视了?以后没有211以上本科是不是还不能下地了?那你家族长只能天天呆老吴家里数钱玩。”

  张千军万马鼻子一哼:“我是来找族长谈高考的事,你们这些下地的懂个屁。”

  胖子一听,双手叉腰准备和他理论,我忙拉过他,好言好语道:“我是本科,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把“说完快滚”那句话咽了下去,想尽快打发了这边疆文盲离开。

  张千军万马听说我是本科,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明明已经信了,可偏要嘴硬:“你怎么可能上大学,你怎么考得上大学,我们族长都没考上,你凭什么考得上。”

  胖子粗声道:“凭什么你家族长考不上,我家天真就考不上?等一下,你说什么?你家族长什么没考上?”

  张千军万马总算逮到个我和胖子不知道的事,高兴得忘记了保密:“哈?还说你们是族长好朋友,连族长高考失败都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不对,想再捂住嘴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门咯啦一声,小张哥陪着闷油瓶走进来,小张哥脸色很差,想必很远就听到张千军万马在那里大嘴巴。

  闷油瓶径直进了屋,小张哥扯了张千军万马往外走。张文盲知道自己说错话,垂了头也不看我们一眼,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胖子很不甘寂寞地咳嗽了两声,可是并没让气氛活络起来。

  就连我,也被某种压力压得不敢说话。

  闷油瓶高考失利这件事,应该算是张家顶级机密,如果被人知道,他会不会不要兄弟情义把我俩做掉啊。

  

  十天之后,闷油瓶恢复了常态,但高考二字成了我家禁语,连同音词都不敢随便说。

  那张家的中年妇女又来了我家,絮絮叨叨地要见闷油瓶,我和颜悦色地接待了她,问她要干什么,就听那个妇人道:“死老头子说了不回张家,我才和他结了婚,没想到等儿子高考,他又要找张家族长商量。你说儿子成绩差就送去当兵呗,他偏要说族长能想办法,结果去年想的什么破办法,找人代考,没考上。我说这人水平怎么这么差,哪儿找来的,既然都是易容,干嘛不找个清华北大的来帮忙?结果一打听,张家族长自己去代考,开什么玩笑,他张家人命长,当年卷子和现在哪点一样啊,一年没考上还代考第二年,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


评论(22)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