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关于《铁三角》

从一开始写邪瓶,就一直是写的感情线。

但现在突然发现,这种直男之间的小尴尬,好有趣啊。

平铺直叙,最后大喘气,我写着开心,大家看得也高兴。

那些沉重的岁月总会过去,剩下的生活还要继续。


接下来还有几个故事。

我想看春宫图时代的老古董看A片,想看铁三角中老年减肥组操器械,想看传销组织遭遇影帝,也想看老年人广场舞大赛。

想到他们仨,就会忍不住嘴角向上,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该他们浪了。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