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铁三角】似病

  这两天闷油瓶的状态看上去不怎么好,总是闷闷地。

  当然,他突然变成话唠那就更可怕了,可是最近他这种闷,让人有些不舒服。

  举个例子,同样是不说话,同样是没表情,要是放在以前,他会和你进行眼神接触,最不济也是垂眸皱眉,有几分活气,可是现在,他连脸壳子都僵住了似的,根本没任何变化,也时常无视我和胖子。

  胖子说,嘿,这小哥,气性见长啊,难道是上次醉酒的事惹到他了?天真你要不要也半醉睡他床上,吐上一滩什么的,给他提提神?

  我看了看不远处洗菜小哥的侧脸,把胖子给怼了回去:那还不如你穿上上次给他的旗袍走两转,更提神。

  说罢,我和胖子心照不宣冷哼一声,这种事就是讨打,打完大家都提神了。

  不过说归说,我和胖子还是很担心他的,我刻意寻个理由摸了他额头,胖子则用他的哈士奇鼻子嗅了闷油瓶半天,末了体温正常,味道正常,并没有禁婆化的趋势。我和胖子稍微安了心,互相嘲笑对方人闲屁事多。

  小张哥这边话唠到要命,恨不能把张家压力锅的喷气嘴变成喷气喇叭,对比他以后,我觉得张家自闭的家教还是挺好的,不然这么大家子人挤一宅里不得吵死,想到这里,我突然理解了闷油瓶为何变得更加沉默——族人已经够聒噪,难道自己还需要交流么?不需要了。

  就这样我们放过了他几天,出门处理一些事,等回家的时候发现闷油瓶已经是不言不语僵坐在房间里,连门也不出了,人一直僵着,坐着,眼睛微微眯起,显出了一种怪异的老态,仿佛一只看不出年龄的猫,突然就不再蹦跶,一算年纪,都活了十多年,怕是快要走了。

  到这个时候,不管我和胖子多么心大,终于也担心起来,胖子咳嗽一声,大声道:“小哥,我们回来啦。”

  闷油瓶本来坐在房中,我俩进来后也没动下眼珠子,但此时仿佛终于看到我俩般,慢慢睁大了眼睛。人还是没动,但好歹和我们轮流四目相接,算是打过招呼。

  之前看他异样,我们没有询问过,像他这种人,除死无大事,问是问不出来的,除非有十足把握把他弄到医院去,否则提了也是白提。

   记得十年前跟着他往雪山走,他为了救我折断了手腕,那种角度我想着都疼,可他却只是淡淡一句:“手折了。”,酷是够酷,但别人也学不来。

   胖子和我对望一眼,正想问点什么,就听小张哥和张千军万马喧嚣着进来了,族长长族长短一番之后,训斥我俩不懂事,打搅他们族长休息。闷油瓶也没多说什么,又微微眯上了眼睛,人看上去更迷糊了。

  我和胖子拖着两人走到门外,把他夹在中间,胖子想说话,我先开了口:“你家族长怎么这幅模样,是不是病了。”

  边疆文盲张千军万马梗着脖子特不乐意:“你才病了,你们族长才会大过年的生病,再这样逼逼,我都不同意你们姓张了!族长是在静养,懂么?吸纳功夫。”

  胖子一听真着急了,他家里虽然没族长,可好歹有先人,大过年被诅咒谁不火大,于是和张千军万马打成一团。我和小张哥把周围值钱的瓶瓶罐罐抱走,让他俩在里面折腾。

  黑瞎子恰好带着苏万回来,接过我们抢救下来的瓶瓶罐罐,也没问发生了什么,径直进了闷油瓶的房间。

  我一看,立即跟了上去,很狗腿地喊了他一声师傅,闷油瓶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眯着的眼睛都没睁大一下。

  “是想问我身上的血腥味怎么回事么?”黑眼镜嘴角挂笑,“算你孝顺。”

  我本来想问的话被噎了回去,只能关心一下他到底怎么回事。他和我东拉西扯半天,若换做以前,我早就忘记自己要问什么了,但是现在,我一把抓着他胳膊,把他从闷油瓶房间里拉了出来:“刚才他那样子你看到了么,怎么搞的,不会是要寿终正寝了吧。”

  黑眼镜听了嘿嘿一笑:“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怒:“你连麒麟血不会喝醉都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

 黑眼镜摇了摇头:“这事,我真不能知道。”

 说罢,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屋子关上的门,指了指:“这事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你们这些小家伙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听到这里,我很郁闷,但也不方便强求,我知道他一旦决定瞒我,就肯定不会松口。不过我也不会放弃,看胖子打完了,把他拉到一边分析。

  胖子打架占了大便宜,心情很好,于是道:“我当然知道,小哥告诉过我的。”

  说完冲我挤眉弄眼。

  我立即明白过来,是不想在张千军万马面前显得生分,于是也配合的演了演。

  可事依然在那里摆着。

 

   就在我已经开始因为这事焦躁的时候,闷油瓶突然恢复了以前的“活力”,又开始和我们眼神交流,没事往外跑,甚至略有失踪的预兆,我们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复活感到万分不解,甚至怀疑他是回光返照。

   我实在找不到头绪,病急乱投医,我问秀秀,一个勤勉的人会在什么情况下突然变得懒散,然后又突然恢复勤勉,先说清楚,这人不可能是经历了失恋和复合。

  秀秀说,那大概就是南方人来北方遇到供暖,后来停止供暖了。

  我一听,立即跳了起来,再回忆闷油瓶恢复活力的日子,恰好是停止供暖日,再想想他那副慵懒的模样,分明就是暖炉上猫的样子。

  这张家族长也太不像话了。

——————————————————————————————

有理讲理,北方的暖气真是太舒服,北方的室外真是冷死人。

 

评论(9)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