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铁三角】《按摩》

  上次的女主顾事件之后,我觉得还是该向闷油瓶实质性地道个歉,但因为他不贪财不好吃,也没什么个人爱好,说旅游的话他基本已经是徐霞客级别。

  所以想了很久,我决定带他去按摩。

  这是小事,可是舒服,只要你闷油瓶还是个人形,你的穴位就在那里放着,按一按总是不错的。

  我把订位的事交给了王盟,他号称杭州摸骨活地图。

  到了周六,王盟很狗腿地开车把我们三人送到了男性SPA会所,让我和闷油瓶玩好玩好。

  去之前,我反复反复反复向王盟确认了,这里是不是正规场所。

  王盟说,老板你看不起我的业务能力也就罢了,你居然还看不起我的娱乐能力。我知道你要带张爷去,也知道他人正经,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我王盟带人做过那么多大保健,这里从来就没人提起过,肯定是正规场所。

  你实在不放心,我下次给你订个中医院骨科的按摩,三甲医院还可以社保报销呢。

  我听了,不再质疑,带着闷油瓶进了会所。

  里面,果然非常正规,没有什么莺莺燕燕,也没有过度的脂粉香,迎宾小姐穿得很规矩,一看就是正经人。

  我放心了,和他一前一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不错,的确没有女人的脂粉味,而且房间很宽大,一看就舒适。

  想到这里,我讨好地看了一眼闷油瓶,意思是,这我是的道歉,麻烦您老人家别再记仇了,上次跑到我屋里睡觉,害我差点神经衰弱。

  我拿起菜单看了看,价格有点小贵,但是名目很正规。

  什么冰火两重天,肉蒲团,小情歌,高低杠之类的都没有。

  取而代之地说一些关于手法的介绍,比如一些穴位的名称,包括急诊,阴廉,五里,箕门,这些从来没听说过的,我看了看,不懂,于是拿给了闷油瓶。闷油瓶拿起来看了看,没说话,只是不知为何,我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怪。

  他默默地把菜单还给了我,问了句:“你真要在这里?”

  我心说,小哥真体贴,看到这里的价格贵还帮我省钱呢,于是豪气地一挥手:“小哥,没关系,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咱俩可以好好快活快活。”说罢,我按了服务铃,点了两个套餐,价格998。

  闷油瓶扫了一眼内容之后,似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一般很少露出表情,眉头都皱成这样了,我不得不问了问:“怎么?”

  闷油瓶看了看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了两个男技师。

  果然很正规,连技师都是男性。

  我很满意地躺了下去,却看闷油瓶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并且做了个手势。

  其中一个男技师稍微一愣,然后一鞠躬转身出去了。

  我心说,闷油瓶还是太警惕,讨厌别人在他身上按,下次带他去中医院,看他会不会能放松点,不管怎么说,来都来了,就让他在旁边看看电视,我放松一下吧。

  于是,我淡然地冲那个技师道:“那就尽快开始吧。”

  那技师一听,转身关上门,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脱下了上衣和裤子,只穿着一条紧绷的三角内裤,面带笑容地向我提要求:“先生可以脱衣服了。你是从前面开始还是后面开始,我们这里的长龙入洞是特色,可以帮你们一次性打开任督二脉……”


  我和闷油瓶站在三月的春风里,气氛尴尬。

  当然,主要是我单方面地尴尬,闷油瓶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他当然没什么异常,他早就看出有猫腻,还不提醒我,看样子还记仇呢。亦或是,他真以为我是gay?

  “咳,小哥,都是王盟那个王八蛋干的,他业务不精专,找的什么破地方。”我现在火气很大,但也不敢得罪闷油瓶,上次毕竟是我的不对。于是只能在心里设计了二十一种弄死王盟的方法。

  闷油瓶没说话,径直往前走,我忙跟上。

  “小哥,我是真的打算找个正规场所按摩一下的,你看我们,都是体力劳动者,身体肯定会时有损伤,按摩一下,当是保健。”我觉得今天的事,如果不解释清楚,下次下地是没人敢和我一起睡了。

  闷油瓶还是没说话,只不过停下了脚步。

  “小哥,我真不是gay,你别看平时别人调侃什么瓶邪,邪瓶,我吴邪一直男,不和他们计较,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心说要是因为性向误会吓跑了这个财神,我一多半的女客生意就彻底没了,怎么都得给小哥明确我的异性恋身份。

  就听他道:“吴邪,如果你真想松骨,我可以帮你,如果你想学,我也可以教你,那些穴位名称,都是男子私密之所在,你没能看出来,也不能完全怪你。”

  听完他的话,我一下子安心不少,也没管他到底说的是什么,都应答下来。

  回到家以后,他用眼神问我什么时候帮我松骨,我立马表示,随时可以,要不就现在。说完就在床上趴平,一副直男样。

  当时按的时候还不觉得,闷油瓶手法熟练,很快就把我的大穴走了一遍,有点疼,但是可以忍耐,更多是一种酸胀的感觉。偶尔他会告诉我哪里脏器不好,和当年黑眼镜说的差不多。当等我想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浑身疼得要命,按照闷油瓶的说法就是强行打开了封住的穴位,正在走血通气,等通了就好了。

  第二天,我没能起床,第三天,也是。感觉穴位疏通以后浑身更疼了。

  等我能起床去铺子的时候,看到王盟一脸慌张地望着我,惴惴道他弄错了地方了,那里倒是没有公主,全是少爷,只做大保健。

  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我,问我说:“老板,听张老板说,你被弄得浑身疼,要休息几天才来,你看,我给所有的椅子都垫上了坐垫,你坐着就不疼了。”

  我我勃然大怒:“你以为怎么回事?我需要这个垫子么?我需要这个垫子么?”

  说完,我捂着还在疼的腰,坐到了一根硬木条凳上。我的腰肌劳损很厉害,闷油瓶说我最好去中医院推拿几次。

  王盟看了我这副模样,有点搞不清楚情况,看他的脸,我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于是怒道:“你以为我是去大保健变成这样的么?是你张爷干的!”

  说罢,就看王盟的嘴从o形变成了O形,紧接着闷油瓶带着一个女客从货架后绕了出来,小铺子里鸦雀无声。

  我感觉自己和闷油瓶这事,真的快坐实了。胖子你快把他接走吧。



  


评论(22)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