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雪羽》(二)(雪女X大天狗)

写萤草X大天狗涨粉,写雪女X大天狗掉粉。

我要做一个任性的邪教教徒,二更。

——————————————————————————————

“你真是一个好看的妖怪。”雪女说这话的时候依然面无表情,她端浮在空中,似乎坐在一张无形的椅子上。

  大天狗没有说话,把头扭向一边,脸色发白,可是耳朵却很红。他坐在那里,手被冰雪束缚在身后,连同他的黑羽一起,不得动弹。

  雪女本来应该冰冷,可此时的小脚却有了一些温度,她的脚一直在大天狗的身上轻蹭,带着露骨的情欲,可是她的表情却依然那么淡然,仿佛只是在赏雪一般。

  “为什么不求我。”雪女似乎累了,收回小脚抱在胸前,头支在膝盖上,清冷淡然道:“如果你求我,我会放你走的。”

  大天狗没有回应,依然扭脸不看雪女。

  “听说你以前是个天皇,还听说你以前很好看,是长这张脸么?人也会有银色的头发?”雪女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蒙,她喝了很多雪精酿的酒,微微有些醉了,她是天地间雪精的结晶,除了晴明,她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也不知道人类的女孩子是什么模样。

  但是她想成为真正的人类,即使只是看上去一样。

  她背着黑晴明乘着夜色来到平安京,她看到许多年轻的女人踩着木屐穿行在灯光明亮的小巷里。她们的皮肤和自己一样白,她们的嘴唇那么红,她们穿着鲜艳的衣服,被男人们夸奖,那些男人们说她们可爱,然后带着她们去到温暖的屋子里。

  屋子里灯光暧昧,空气中传来不熟悉的味道,那些女人脱掉衣服,那些男人就会扑上去,他们眼睛里闪烁着的欲望,雪女不懂是什么,但是他们渴求的动作,雪女却看懂了。

  男人和女人融为一体,那些男人们说着需要女人的话,做着拥抱她们的动作,而那些女人们发出痛苦或者欢愉的叫声,他们在一起,眼睛里看不到其他人,雪女在窗外呆了很久,也没有人发现。

  这就是人类么?这就是感情么?晴明说过感情就是互相需要,那这些男人和女人互相需要,他们就拥有了感情。

  雪女觉得自己懂了,她也要和大天狗互相需要,她也想拥有人类的感情。

  大天狗和其他的妖怪不一样,他曾经是人,现在看上去除了翅膀也依然是一个男人,如果他们可以互相需要,那么雪女就应该算是一个人类的女人了。

  “你抱我。”雪女飞回居所,推开和室的门,对着正在看书的大天狗这样说。

  大天狗抬起头,凝视着雪女。

  雪女很难得地用脚走到了他的面前,学着那些女人一般跪坐,抬起眼眸望着大天狗道:“请脱去我的衣服,抱我。”

  大天狗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解道:“吾友……”

  “我要做你的女人。”雪女面无表情,她只是一只妖怪,即使模仿,也不懂得人类的情绪,她不会哭,也不会笑,内心没有一丝波澜。

  大天狗摇了摇头,“我不能抱你。”

  “是因为我很难看?”雪女想起了那些没被选中的女人的自我评价,“我是太丑还是太老?”

  大天狗微微发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垂下眼眸,依然摇了摇头。雪女离他太近了,清纯而美丽的面孔在他眼前无限放大,这样的少女怎么会觉得自己老和丑。若是在从前,若是自己还在宫里的时候,一定会写一首诗赠给她,用如冰雪般纯净的白绸替她做贴身的纱衣,如果她提出这样的要求,自己怎么可能拒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年轻的天皇,作为一个妖怪,是没有感情和情欲的,所以他什么都不会做。

  于是大天狗淡淡道:“我们是妖怪,我们的任务是替黑晴明大人开创一个新的时代,而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能抱你。”

  雪女想了想,没有接受这个说法,她的表情还是清冷平静:“即使是朋友,你也可以抱我,那些男人和女人说,这是很舒服的事,朋友之间为何不能一起做很舒服的事。”

  大天狗没有解释,还是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怪异的氛围,却感觉身后一凉,自己的翅膀已经被一股冰冷的力量束缚住,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却发现连手也动弹不得了。

  雪女又浮在了半空中,学着那些女人将自己的和服拉下肩头,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引诱男人,也不知道那些女人为何要露出雪白的肩膀,所以她的胸依然半遮半掩在衣服里,少女饱满的胸部像一对呼之欲出的小兔子,微微颤动在胸前。

  “抱我。”雪女还是这样说,“把我当做人类的女人。”

  她慢慢伸出了精巧的小脚,在大天狗两腿之间轻柔地摩擦,那些女人会这样做,那些男人就会抱她们。

  大天狗迅速后退,却因为被束缚住翅膀和双手,跌坐在榻榻米上。

  雪女端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略带一丝好奇的表情,她看到眼前的男人失去了平日的温和淡然,多出了几分莫名的愤怒,白净的脸庞逐渐变红,眼睛没有瞪向她,而是望向一边。

  “吾友,为何你腿间有东西又硬又热?”雪女突然觉得自己脚下发烫,微微瑟缩,她本是雪精,并不适应体温。

  大天狗垂下眼眸,无力道:“你替我解开,我抱你罢。”


评论(1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