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雪羽》(一)(雪女X大天狗)(对不起,又是一个邪教)

  院子里积了新雪,皑皑一片,大天狗没有坐到廊下,依然站立在院中,素白蓝花黑羽显得特别醒目,博雅远远想招呼他,却被晴明拦住了。

  “不要打搅他。”

  博雅张开了嘴又闭上,从廊下退入和室,其他的式神或者围坐在火炉旁,或者隐没的身影,都没有发出声音。

  再是败将,大天狗依然是最强的大妖怪,没人敢在他安静的时候造次。

  “雪女应该是无法复原了。”妖刀姬喝着茶,淡淡说了一句。

  童女往她身边缩了缩,就在不久以前雪女还是她们的敌人,那天的战斗特别惨烈,她没有上场,并不知战事如何,只知道最后妖刀姐姐和山兔都差点没能回来。

  晴明带回了黑晴明的大天狗,但是没有能带回雪女。

  “大天狗大人是喜欢雪女姐姐么?”童女细声细气地问了一句。

  妖刀姬没有回答,扭头望向雪地里的大天狗。雪地里的大天狗的黑羽上,蒙着一层白色,仿佛是雪女给他的拥抱,亦或是雪女给他的留言。

  他们的羁绊比爱人更深,他们曾经携手共创一个时代,现在那个时代过去了,羁绊最深的人也离开了,雪女化作这场三天不停的大雪,洋洋洒洒飘落在她曾经开创新时代的京都,留下她最后的讯息。

  大天狗,你替我活下去。


  雪女是一个很强的妖怪,大天狗是这样认为的。

  大天狗第一次和她交手,是在和阴山里,黑晴明带着雪女来找到他,邀请他共创一个新的时代。

  “吾只听令与最强者,汝何证明?”大天狗坐在树枝上,对来人不屑一顾。一个满脸怪异的人类和一个低等级的妖怪,看上去毫无说服力,甚至令人发笑。

  黑晴明笑了笑,指向旁边的低等级妖怪,那是一个少女,穿着白底斑点的和服,看上去一脸漠然,至始至终没有看大天狗一眼,直到此时,才抬起眼睛望向他,不过依然淡然而平凡。

  大天狗想拂袖而去,最后一次和她对视,她没有躲开眼睛,目光清冷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

  不知为何,大天狗突然改变了主意,对她道:“汝与吾一战。”

  明明是个请求,可是由大天狗说出却成了命令,最强大妖怪的傲慢连晴明都会容忍三分,没想到那女人只是淡淡道:“你赢,可以走,你输了,就留下。”

  不卑不亢。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从树上落下,雪女退开三步拉开阵势,手轻轻一扬示意开始,只见漫天雪花飞扬,大天狗略微吃惊,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厚厚的冰层把自己包裹其中,但刺骨的伤害却开始吞噬大天狗的生命值。

  雪女没有笑没有怒,依然面无表情,她站定在那里,微微偏头:“我会持续攻击直到你倒下,暴风冰雪永远不会停,直到我们开创了新的时代。”

  大天狗冻结在冰雪中,第一次感觉到对妖力的恐惧,这个女人和他见过的任何妖怪都不一样,她没有对战斗的求胜之心,她的心里装着的是整个平安京,整个时代,与之相比,今天这场胜负毫不重要,就连他大天狗,也不过是同伴或者绊脚石的区别。

  大天狗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想要去做的事,不是跟随黑晴明开创新时代,而是和这个女人一起,开创一个属于他们的时代。

  在冰雪中,大天狗微微扬起了嘴角,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自己微笑是什么时候。

  雪女望着大天狗的微笑,眼睛里第一次有了波澜。


评论(1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