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铁三角】【邪瓶】《醉酒》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雨村的日子淡出个鸟来,我在和所有邻居吵完一轮后,终于恶向胆边生,开始折腾自己人。

  其实也不是我五行欠抽八字犯贱,而是最近天气实在太热,哪里都不能去,三条汉子挤在一间屋里,怎么都有点阳气过旺。不内耗就要炸了。

  于是我拉上胖子说干脆折腾一下闷油瓶,他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独占一张床,不折腾他实在说不过去了。

  胖子说好啊,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天真你打头阵我作壁上观。

  我说好啊,没问题,反正小哥醉起来,你坐巴别塔上也逃不掉。

  胖子大惊,天真你出息了,要灌醉小哥?怎么灌?你要把他打昏么?

  我说用点脑子,别那么直接,喝酒非要用嘴么?

  胖子虎眼圆瞪,一掌拍我后背上,眼睛都激动红了,我胖子这辈子就服气三个人,你算一个。不过胖爷我提醒你,别酒精中毒了。

  我说没事,你放心,小哥他体质和我们不同,三五瓶二锅头灌下去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胖子啧啧啧了半天,终于道,天真你心黑手黑当年我可真没看出来,以后我叫你邪哥吧。

  我没理会他,自己准备道具去了。

  其实这次计划并不需要胖子帮忙,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要他别帮小哥,我就有十足的把握。

  秀秀上次过来,给我带了很多酒,我把它们都抬上了汽车,然后在箱底做了防水处理,防止酒精渗漏,最后我叫上正在田里种菜的闷油瓶一起去一趟县城采买,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田里的菜,赤脚就上了车坐在副驾,我一脸淡然地发动了汽车,往城里去了。

  那几块大石头早就搁在了路上,我准确地碾了过去,闷油瓶正靠着门睡觉,被我一颠簸,瞬间醒了过来,有些茫然地左右看了看,我扭头冲他道,没事,你继续睡,他眼皮耷拉下来,又睡着了。

  空气里,开始弥漫起浓浓的酒精味,整个车厢里都是挥发的酒精,因为开着空调,所以没开车窗,整个车内的酒精都要靠我们吸入身体。

  我的鼻子自从大量吸入费洛蒙以后彻底废掉了,其中一个好处就是莫名对酒精有了抵抗力,基本上,这些酒精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闷油瓶就不同了,再是麒麟血,但也会醉,只见他很快睁开了眼睛,眼角有些发红,看得出他对酒精非常敏感。

  我怕他吸入量不足以醉,立即拖延时间道:“瓶盖已经拧紧,很快味道就散了。”

  说罢,我故意打开窗户给他看,空气里的味道淡了一点,他微微皱眉,不过还是又靠回了车窗,继续睡过去。我知道他即使睡着了也很警醒,所以关车窗的时候也没刻意小心翼翼的,一副“我开了空调肯定要关窗户”的模样摇起了车窗。

  空气里的酒精味再次变得浓郁。

  这些都是原酿,纯度百分之七十五以上,一旦挥发起来,空气里浓度高得不得了,以前就有过车里酒瓶碎了,司机闻着闻着就醉倒的新闻,不过我有十足的把握闷油瓶不会看到这条新闻,因为他压根就不看新闻。

  等闷油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知道我成功了,成功地灌醉了他。

  他的神态其实还是和平常一样,眼神也是,只不过肩头的麒麟跃然而出,耳朵也红得要命。

  “吴邪。”他的声音嘶哑,眼神终于开始放空。

  我强撑着面无表情,问道:“小哥,你想吃糖饼么?”

  他有些迟钝地看了看我,面无表情,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用平时的口气道:“两个糖饼。”

  我差点推开车门去狂奔,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我成功地灌醉了闷油瓶!

  想到这里,我打开摄像头录下一小段视频。

  视频里的闷油瓶一脸淡然,像小孩子一样把头支撑在我肩膀上,和我一起望着镜头。我不用做任何文字说明,人人都能从闷油瓶微微泛红的眼角还有与表情不搭调的身体动作看出他醉了。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能灌醉张起灵的,大概也就我吴小三爷。

  从今以后,在盗墓界,我可以横着走了。

  想到这里,我揽住闷油瓶的肩膀,和他一起望向镜头。他的表情淡然出世,可是眼神迷离,我兴奋地把照片发到了我们几个人的群里,然后打开窗户透气,酒的香味至少飘了十里远。

  

  回到家的时候,我累得够呛,闷油瓶醉了,自然不能帮我拎东西,结果连电机这样的大件都是我拿的,最后还因为他走路不稳,把我挤到了泥泞地里,被蚂蟥咬了几个洞。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我是很满足的,心情好得要命。

  回到家,胖子不在,据说是去乡长那里了,走之前还带了些我们的农副产品,我就知道他是铁了心要当妇女主任。

  闷油瓶虽然瘦,可是骨架子和密度在那里摆着,等我把他收拾干净已经累得要命,瘫在他旁边就睡了。

  第二天清晨,闷油瓶不在旁边,胖子也不在,等到中午的时候,胖子没有回来,但闷油瓶回来了。

  他没有看我一眼,视我为无物,我心情很好装作不知怎么回事,该做饭做饭,该洗碗洗碗。

  到了晚上,手机振动起来,我看到是秀秀,稍微有点意外。

  不过听起来,秀秀比我更加意外:“吴邪哥哥,现在我对你刮目相看,想不到连张起灵你都能拿下。”

  “没什么,他这人其实脾气挺好的。”我得了便宜卖乖,“其实就是换一个人,也能做到。”

  秀秀在那边,听起来声音有些犹豫:“我想,换一个,大概不会想这样做。”

  我心说小姑娘你太天真,想灌醉闷油瓶的人可以从萧山排队到西湖,名留青史的事啊。

  就听秀秀道:“从直肠灌酒,很容易酒精中毒,亏张起灵身体好,不然雨村距离县医院那么远,简直太危险了。”

  我:“?”

  直肠,什么直肠?什么直肠灌酒?

  我脑子钝钝地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

  卧槽胖子你怎么对别人说的?“喝酒非要用嘴么?”并不是说用直肠啊!特么酒精吸入也会醉的啊!!!

  “秀秀,你别听胖子胡说八道,什么直肠灌酒,亏他想得出来。”我现在只想把胖子抽成馒头,“我只是用酒精把他熏醉了。”

  “啊?不会吧?今天胖爷发了你俩一起……一起……的照片,吴邪哥哥,没什么的,你俩挺般配,他也很纵容你,只是下次别欺负他了。”秀秀的声音里透出一股:“虽然我知道胖子在说谎但从今以后我只认胖子的标准答案。”的忍笑声。

  我愤怒地挂了电话,刷开朋友圈一看,就看到昨天我发的微信下面,大家都在祝百年好合。

  哑姐更是体贴地替我海淘了冈本001。

  我现在只觉得谢天谢地闷油瓶不刷朋友圈。

  就看到黑眼镜一条私信给我:“麒麟血的人不会醉酒,他不知道我知道这个秘密。”配图一张你懂的挤眼睛。

  挤你妹的眼镜,你不是瞎子么!

  再回头看闷油瓶,依然一副平静淡然的模样,毫无宿醉的痕迹。

  我突然不明白,自己是做对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

  搞不好,我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诶!

评论(27)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