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邪瓶】《不问-朝梦》(七)

抱回房间,小小哥将他轻轻放在床上,然后出去打水。

  闷油瓶是一个好人,我一直都知道。

  现在他做的也是将来他会做的。只要不影响他背负的责任,他愿意为别人做很多的事。

  我替那少年人轻轻褪去衣服,虽然知道刚才那样很惨烈,但是看他那一声无法言说也很难治疗的伤口,就知道他一直遇人不淑。

  “我叫张秋月,你若和他一辈,见我还敢喊一声叔。”他倒是一脸不在乎,手指在我手背上轻轻划过,“你也是麒麟血?”

  我把他的手轻轻拿开,没有回答。

  “看你这副淡定模样,想必早经世事,原来张起灵也早就开了苞,怪不得每次来花厅都是一脸淡然。”张秋月轻笑一声,“我的模样儿也不比他差,你把我一并收下吧。”

  “乖,不说话,好好睡觉。”现在我眼里十几岁的少年都是儿子辈,看他这副模样真是又可怜又可气。自己是麟血,早早被人破了身,到了发情期没法抑制只能自顾自地去找人苟合,真是可怜得要命。

  他听了我的话,人微微一僵,不过倒是顺从了几分,不再媚眼如丝地望着我。

  小小哥端了水盆进来,拧了一把递给张秋月,张秋月自己拿了擦下体,也不避讳我俩。

  小小哥站在那里也不避讳,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他:“那人的血做的药丸,你拿着吧,可以缓解发情期。”

  “你的给我了,你怎么办?”张秋月抬起凤眼望向张起灵,不过随即他笑了起来,“你有他,倒是也不需要这个了。”

  说罢就塞到自己怀里,也没说谢谢。

  小小哥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端了血糊糊的手帕出去搓洗。

  “你啊,说点好听的很难么?”我一把年纪了,这种小孩子的别扭模样难道还看不出来。这个张秋月,是个真可怜,小小年纪那么多伤,倒在院子里也没人管,想起传说张家很多子弟是孤儿,八成他也是了。

  “你要我说好听的,就把我睡服。”他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可是里面全是墨色的哀,“我啊,床上功夫好,人也听话,包管你满意。”

  “臭小子,嘴硬什么,想哭就哭吧。”揉了他的头一把,“你没看他都躲出去让你哭了么?”

  他眼睛眨了眨,明明眼睛还弯弯的,可是眼泪突然就掉落下来。

  “我就是个玩意,说好生下三个孩子就放过我,可是现在张瑜立被你们弄残废了,那我怎么办?又让我回那里去么?还不如在这里呆着,反正都是陪人睡觉赚银子。”说罢,他把手往身下抠,竟然生生从下体里抠出一小块带血的银子,砸在我肩头,“都是孤儿都是麟血,无非就是我生得好看些,就人人欺辱,我又没招惹过谁。”

  说罢,他蜷缩起身子哭起来。

  今天白天,他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就觉得找个少年人心思很重,而且整个人阴气沉沉的,脸上却还带笑。

  这种人我见过,我自己也当过,人在不能屈服却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总是笑着阴冷,强撑着坚强,这少年人生得比别人看好,在张家这种战力为先的地方又没有什么战力,自然逃脱不了玩物的命运。

  其实不单是张家,一个人的美貌若超过了他可以自我保护的范围,那就不再是武器而是弱点了。

  他哭得可怜,大概很久没哭过了,肩膀抽动,我听到小小哥已经在外面却没有进来,扭头冲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当着他拍了拍那少年人的肩膀,道:“好好养身体,人各有命,欺负你的人也未必比你幸福多少。”

  说罢,我起身来到门外,小小哥拎着水盆默然不语。

  “若不是战力强,你和他也一样吧。”我开门见山。

  他略显诧异地抬头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

  “现在不会了。”我恨手里没有烟,不能表达我的情绪。

  “为什么?”他更诧异。

  “小哥,终有一天会锁定你的人,会是我。”我不想再隐瞒,一个谎言总需要很多谎言去圆。事情已经到了目前的模样,也不用担心他想太多,“不管在哪一个世界,最终都会是我。”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在有些世界,你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致,可是最终锁定你的人依然是我。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指引着我和你走到一起,你会保护我不死,我也保护你不受到侵害,就像这次穿越,我想大概就是那股力量在指引我来到你身边保护你。”我挠了挠头,“其实我也找不出更多证据,可是我真是这样觉得的。”

  “嗯。”他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房屋里的哭声渐渐停止,我们进去的时候,张秋月已经哭着睡着了,白白净净干干净净一个人,闭上眼睛以后显得特别柔软。

  他的身形比较瘦弱,肌肉也比较少,看样子战力真是差得要命。

  小小哥过去轻轻替他盖上了被子,自己在地上铺开床铺。

  今天的话已经说开,我这样和他睡一起就有些尴尬了。他已经不是不经世事的少年,再加上今天看到了这些,两个人一起睡怎么都有些别扭。

  说实话,我有点怕擦枪走火。

  他没有强求,自己先睡下了,我想了想,睡到了炕上的角落里,对付着一夜。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别说小哥,就连张秋月都起来了,正站在一边穿衣服,看他的姿势还是很疼。

  但我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不可能留他一辈子。

  看着他扶着墙走出房间的模样,我还是有些心疼。

  这么大,其实也还是个孩子,他之后的路会怎么走,我完全不知道,起码在幻境里我没有再见过他。

  

  小小哥不用去花厅,自然就是去普通地练功或者办事,我留在这里实在无聊,可也不敢再乱走生事端,正想着,就看张秋月拎着一个包袱走了进来,见我在,冲我柔柔一笑,自顾自地把包袱展开放到了柜子里。

  “反正都是伺候男人,不如找个我顺眼的。”他倒是一点都不避讳,“你不要我陪床,可我还会干其他的,只要有口饭吃就好。”

  “张家不会饿到自己的子弟的。”我冷漠脸,不娶何撩,先撩人者贱。

  “呵,张家不会饿到能下地的子弟,至于其他的,就难说了。”他款款地坐到我一旁,“本以为我睡了,你俩还要出去苟且快活,不过看来你俩真没事。既然这样,多我一个也无妨,以后家务我都包了。”

  我:“……”

  他说到做到,弓着腰开始收拾房间,看得出他身子不爽利,但我也懒得再多关怀,免得生事端。

  张家的少年人,从小得到温暖太少,稍微给点温暖就贴上来。

  闷油瓶是我喜欢的,我乐意给他温暖,就怕他不贴上来,可是这个小子算怎么回事?

  难道我来一次要留一个风流债?张海杏那边的事我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呢。

  张秋月其实也不是个娇气的人,那一身伤那么重,跟狗咬似的,现在也没故意哼哼,很快就把房间收拾出来。

  反而显得我像个废人一样。

  我觉得奇怪,为何到了这里,我像开了挂一般受人欢迎,大家对我都不错。想我在自己的时代可没这福分。

  我琢磨了一阵没找到头绪,也就作罢,张秋月已经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抱了我换下的衣服去洗。

  我忙说:“不用了。”

  他轻笑一声,依言放下,然后侧坐在我一旁,静静望着我。

  我懒得理会他,自己拿了本书随意翻看,上面都是小哥的味道,想来这里才是小哥真正的住处。

  东西不多,一张炕,一个衣柜,一张桌子,每样东西都放在恰到好处的位置,看起来清爽利落。

  张秋月见我不理会他,看得更加肆无忌惮,过了一会,竟然微微喘息起来。

  “自己吃药。”我冷淡。

  他笑,摸出药放到嘴里,慢慢咽下,然后还是盯着我看。

  “先说清楚,我喜欢张起灵,其他的人不考虑。”即使被笑话自作多情也没关系,反正说清楚了才是正道。

  “你是嫌我脏?”他凑得近了些。

  我也没退开,一脸淡然,“我是怕小哥知道了会伤心。好心好意抱你回来,你却勾引他男人。”

  “你又不是他男人。”

  “迟早是。”面对无感的人,我素来心理素质过硬。

  “以后他会有麒血人婚配,你准备怎么办?”他幽幽道。

  “那我先锁定他。”我翻了一页书,“我也是麒麟血,如果和他一起分化,我会是麒血,他是麟血,正好把他锁定了。”

  “原来你还是要欺负他。”他吃吃地笑了起来,“你这么正人君子,原来是还没能力。”

  “我不会欺负他。”我终于抬眼望向这个少年人,“麒血和麟血天造地设,本可以比其他人幸福得多。我来这里就是要让他知道,他可以过得很好,无论经历什么痛苦,最后得到的总是值得的。”

  我没注意到小哥已经站到门口,也不知道他回来多久了,听到门响动,我才抬头,和他四目相接以后,想起刚才说的话,立即有些脸红。

  辣么言情辣么肉麻,也就只能对着陌生人说说。

  他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去柜子里取出一把长刀,又转身出去,看都没看我一眼。

  再回头,看到张秋月不怀好意地笑,才明白被他玩了。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