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不问》番外《不问—朝梦》(邪瓶)

早起看到 @白朝夢 太太画的《不问》的小漫画,忍不住写了这个。

谢谢 @白朝夢 太太,所以这个番外用你的名字命名~~

———————————————————————————————

  从某种意思而言,睚眦是所有世界最大的bug

  青铜门不管是堵了还是炸了,她都能继续出现在我们面前晃悠。

  其实我并不讨厌她,某种程度上我还很感激她,如果当年不是她的到来,或许到现在我也无法明白青铜门后时间和空间的异常存在,或许到现在闷油瓶也不会告诉我他的那些事。

  可是,她毫无人文关怀的性格真是让我又气又恨又没办法,无时无地秀恩爱的做法更让我想飞起给她一脚,尤其是在闷油瓶又独自外出的时候,她带来这么一个和闷油瓶长得九分相似的年轻男子来我家住,简直就是不给人活路。

  “这是我夫君,我等着他长大和他成亲。”睚眦还是一副陈文锦的模样,正缩在我院子里的八仙椅上吃西瓜,旁边坐着一个安安静静的少年人,平静淡然地坐在那里听我们聊天,模样看起来和闷油瓶九分相似,但年纪不过十七八的样子。

  “人是你拐过来的吧。”我扶住额头,万分无语。

  这个年纪的闷油瓶刚刚接掌了张家,里里外外忙得一塌糊涂,即使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不会这样跟着睚眦就跑出来,所以十有八九是睚眦把他给拐带了。

  睚眦说起来是个小姑娘,按她们神兽的年龄计算不过十六七,可是毕竟活了千年,要拐带一个十七八的少年是分分钟的事,别说说闷油瓶这种曾经单纯的少年人。

  小小哥听了我们的对话,又扭头看了看睚眦,第一次开了口:“这位到底是?”

  “我跟班。”睚眦把西瓜吃得狗啃一般丢到垃圾桶里,指着我道:“他是人。”

  小小哥听了,没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看了我两眼之后扭头望向睚眦,轻轻拈掉睚眦脸上的黑西瓜子。

  我看得整个人一抖,被这秀恩爱的场面震撼了。

  卧槽,这怎么回事,闷油瓶曾经这么惜香怜玉温柔体贴么?干嘛对我那么冷?就因为性别所以我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睚眦瞟了我一眼,然后冲小小哥甜甜一笑,陈文锦是个很甜的人,笑起来真是可爱得不得了,我再次整个人一抖。

  这算怎么回事?陈文锦X张起灵么?

  不对,现在小小哥看到的睚眦是什么模样?他不认识陈文锦,看到的肯定不是陈文锦。

  想到这里,我直接问睚眦:“你让他看到的是什么模样?女人?男人?还是兽?”

  睚眦在冲小哥甜甜笑的间隙飞我一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反正他看到的是‘自己喜欢的人’。”

  我听了,一句话也不想说,这种开挂般的能力在恋爱中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好,我不想和他们多待了,要干嘛干嘛去吧,晚上我不管饭,自己请滚走。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顺便端走了剩下的西瓜,留下一个赶人的背影。却听睚眦道:“不过,我觉得他看到的是你。”

  “?”我没忍住,停下了脚步。

  “我听过他喊我‘吴邪’,可是想想你应该从那次以后没有再回到过他的时代,所以应该不是同一个人。”睚眦毫无人文关怀道,“其实我无所谓他看到的是谁,反正到了年纪,帮助我生孩子就行。”

  我的青筋爆了两根出来,真想把手里的西瓜糊在睚眦脸上。

  如此没心没肺简直让人无法吐槽她。

  这么折腾地把人带出来,就是为了生孩子?那你还坐在这里干嘛,回你的蓬莱生孩子去啊。

  我忘记了睚眦是可以读心的,我的吐槽她都看到了,然后就听她在我身后幽幽道:“其实我觉得你挺想见见张起灵小时候,才特意带过来的。我知道你已经见过另一个世界的张起灵和吴邪,现在给你看看‘我的’。”

  “每个世界的张起灵,最终都会回到自己的轨道,都会遇到你并且和你在一起。我只是他人生的一个阶段,所以没什么好介意的。在他之前,我已经去过很多个世界,遇到了很多的‘你’和‘他’,无论我怎么努力,他最后都会被你吸引。”睚眦的声音并非通过耳朵,而是从我的心底响起,神兽第一次让我见识她的力量,“所以我只能到更早的没有你的世界,去和他一起经历更长的人生。”

  我知道我不用说话,只用思考就行,转过身放下西瓜坐到睚眦旁边继续和她“神交”:“那你还在等什么,他也十七八了,能生孩子了。”

  “你傻啊,我在等发情期啊!”睚眦突然变成了语言交流,冷不丁道,“我在等他进入发情期,然后才能推到他为所欲为,现在他可不愿意从了我。”

  我扶住额头,你当着他的面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有考虑过这么大男孩子的感受么?

  果不其然,旁边的人耳朵已经开始发红,眼见着整张脸就红了起来,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是……谁都能看出他害羞了。

  “好,随便你,我该看的都看到了,你把人带走吧,现在他应该刚刚接手了张家,正忙得要死,你把他带出来张家怎么办?”说完这句话我知道了答案,自问自答道:“哦,我明白了,你准备到时候直接送回接走那个时间点。算了,你俩自己呆着,要吃东西抽屉里有钱,我要忙去了。”

  说罢,我不想再和她多扯淡,到前厅接待客人去了。

  很意外,睚眦没有追出来。

  忙碌之中,我很快忘记了睚眦和小小哥这出插曲。我已经有了闷油瓶,有了自己稳定而满意的生活,对于其他世界的张起灵,无论长得多么像,也和我无关。每个世界都有一个将来对他负责的人,那个人不是我。

  

  就在我刚刚接待完一旦生意,准备泡壶茶喝的时候,后院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声音,我心里一惊,不会有小偷吧,然后才想起院子里那两个人。于是叹息着把茶叶放到石台上,摇着头走进后院。

  幸好手里没端着茶壶,不然肯定会掉地上摔成八瓣。

  一个十五六岁的我正把小小哥压在木质茶台上,亲得没羞没躁的,而身下的那人因为害怕身上的人摔下去,无奈而尴尬地躲避着却又没法逃走,见我进来了,小小哥整个人僵住,可那十五六岁的我依然还在继续。

  “睚眦!!”我发怒了,你要亲要搞随意随意,但是你不能顶着我的脸在我的茶台上来硬的!茶台弄坏了怎么办!那可是张起灵啊!

  睚眦抬脸,冲我甜甜一笑。我看得脸抽抽,少年人这样笑简直像个人妖。

  “够了,我不想看我自己的脸,你还是换回陈文锦吧。”我觉得自己快瞎了,“你不用把‘他喜欢的人’给我看。”

  嗯?他喜欢的人?为什么他喜欢的人是十五六岁的我?他有见过十五六岁的我么?

  等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闷油瓶做了什么?

  “睚眦,想吃西湖醋鱼么?”我换上了和颜悦色脸。

  “多放醋!”睚眦人还扑在人家身上,但口水已经流了出来,滴落在张起灵脸上,显得‘我’像个白痴。

  “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会看到十五六岁的我呢?”我终于忍不住过去帮睚眦擦掉了口水,她简直是一条巴甫洛夫的睚眦。

  “因为你家张起灵把他带去看过你,并且告诉他以后这人会和你在一起,所以你要坚持下去。”睚眦因为正在读心,神色显得有些迷茫,自己说完也决定不可思议,低头看了看身下的人,道,“所以我让你陪我离开的时候,你就答应了?”

  身下的人已经被我们的话给说迷糊了,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睚眦从小小哥身上爬了下来,替他整了整衣裳。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他的父亲么?”小小哥虽然面色平静,可是声音有些犹豫,“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瞪了睚眦一眼,别说是我,连睚眦都能看出小小哥已经被吓到了。

  我二话不说上去揽住小小哥肩头把他往远离睚眦的地方带,同时给闷油瓶发了一条语音大概说了下这边的事让他给我一个解释。睚眦站在我身边眨了眨眼睛,突然露出惊悚的表情,很可惜,当时我的余光虽然瞟到,可是没有多想,带了小小哥就进屋了。

——————————————————————————————

尽快完结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