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十三)(邪瓶 校园 HE)

那天晚上,吴邪是真的睡着了,张起灵轻轻亲他的嘴,他并不知情。

  只是迷迷糊糊中,他觉得张起灵一直抱着自己,而自己的手好像也环在了对方身上。

  就这样好好睡吧,反正以后日子还长。吴邪这样想着,进入了深深的睡梦中,直到第二天清晨。

  张起灵离开后的头半个月,吴邪一直怀着张起灵一定会回来,怎么都不可能说走就走,所以自己不需要担心的心情在过日子,而两个星期后,吴邪撑不住了,自从认识张起灵以后,从没和他分开过那么久,于是吴邪开始担心,各种焦躁,终于熬到了期末考试结束,吴邪决定,他要去找张起灵。

  其实从知道张起灵小时候那些事开始,吴邪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室友,很有可能不会在杭大读到毕业,但是这样只留半条短信,连东西都不收拾地离开,还是让吴邪难过了好一阵子,他从最开始的乐观,到中间的愤怒到最后的下定决心去找张起灵,都是在最后这十五天完成的,所以他的期末考试成绩很糟糕。

  吴邪觉得这笔账应该要算到张起灵头上,等他把张起灵抓回来,要让他陪着自己一起补考,即使张起灵要从这里离开,也得先陪着他复习。吴邪这样想着,收拾好了行李,他虽然没有直接问过张起灵他的背景,可是他可以去查,像他这么有人缘的人,真想去教务处查一个人,还是有很多路子可走的。

  比如,老痒一直在教务处帮忙干杂事,在听说吴邪想查张起灵的背景的时候,第一时间自告奋勇,不知用什么方法黑进了系统,拿到了张起灵的资料。

  吴邪拿着那份资料,觉得一起割过剥皮的友谊,真的是不一样的。

  “吉林,延吉,长白山,赫克镇”

  吴邪看着这个地址,人有点发懵,这不是一个旅游景点么,人人都知道要去长白山要先飞延吉,然后再进景区,赫克是驴行路线的一个中转站。

  吴邪想了想,把这个很粗放的地址放进口袋里,向老痒说了声谢谢,就以暑假旅游为借口往吉林飞去了。

  王八蛋,等小爷找到你,非要揍你不可。


  上飞机前,他给张起灵打了电话,没人接,然后他发了短信。其实吴邪也知道,很有可能张起灵又去国外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长白山听起来也很有意思,吴邪他不介意过去看看,万一呢。

  没想到下了飞机一天后,竟然收到了张起灵的短信,让吴邪呆在延吉别动。可是吴邪动作太迅速,已经离开了延吉,正在往长白山出发,而且走的是东侧线,吴邪上飞机前百度过,说这条线风景最美,而且适合年轻人。

  张起灵收到吴邪短信的时候,刚刚从德国回到杭州,他默默地和张海客抗争了半个月,终于被允许和吴邪道别的,那天被带走得太突兀,连短信都没打完。可是他没想到吴邪竟然背了包就往长白山找他去了,张起灵并不知道自己的学籍里录的信息是什么,他只是惊讶,吴邪是如何知道那个方向的,如何知道他们张家,就是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家族。

  但不管怎么说,他立即给吴邪打电话,可是吴邪没有接,于是他发了短信,让吴邪留在原地,但吴邪没有回应,张起灵知道事情糟糕了,以吴邪的性格,肯定会一路向前,虽然长白山已经开发成了旅游区,但是吴邪一定会选择那条最少人走的路。

  张起灵顾不得家里人给他订的行程,直接买了去延吉的票,他要在吴邪上山之前截住吴邪,他隐隐约约觉得,吴邪会走东线,那条路夏天还算好走,但是……

  吴邪已经在山上困了两天,此时他正蜷缩在一块巨石的背后,他觉得自己被百度坑了,明明有那么多游记,明明说夏天不会有暴雪,明明说这条路的难度只是C级,适合普通户外爱好者,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暴雪,为什么会突然天昏地暗,为什么……他的罗盘会突然失效。

  吴邪这次的整个行动,虽然看起来鲁莽而又迅速,但其实,每一步他都走得很踏实,不管是去教务处调查张起灵的学籍,还是定了去延吉的机票,还有后来选择的路线,他都有明确的这样选择的理由,并且也有足够的实力承担其中的风险。

  包括选定东线,本身也不是一个错误,东线是很多户外爱好者的常态路线,难度不高,只是比较长,像吴邪这样的年轻男性,两天完全可以走完,然后到达一个叫赫克的小村庄——现在已经是个驴友中转站,张起灵学籍里的地址就是这里。

  即使最后找不到张起灵,吴邪也会不虚此行,因为一路上的美景着实让人着迷,看到山头的海子倒影出纯色的蓝天,吴邪觉得如果能和张起灵一起看看这景色就好了。

  但就在理论上距离赫克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吴邪发现,自己的罗盘失效了。

  事实上,应该更早就失效了,但此时,罗盘开始虚转,吴邪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冷静地顺着自己的脚印开始往后退,试图退回到罗盘正常的地方,但在后退了不到五百米后,吴邪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怪圈。

  自己的脚印,似乎连成了一个圈,自己无论如何都绕不出去了。

  他极目远眺,参照系是一个海子,但由于距离太远,他的短距离移动,并不能产生视觉上的差异,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很好定位。

  吴邪依然没有慌乱,他记得,自己在途中,见到了不止三队驴友,他们和自己的距离并不算远,甚至还接半天同行过一阵子,所以在两个小时内,会有驴友经过自己的位置,毕竟东线的风景路线很固定,这些也是在游记上看到过的。

  但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一队驴友经过,周围寂静得像连风都死掉,太阳不知何时已经躲进了云朵,远处的海子在逐渐变暗,吴邪确定自己遇到了麻烦,他决定,不再绕路,而是直接往海子的方向奔过去,按照最开始脑海中的记忆,那个海子附近有下山的路,虽然路危险一些,但至少可以让自己从这个圈里绕出去。吴邪打定主意,开始顺着斜坡往下滑,看上去很顺利,很快就离开了开始在的位置,回头看时,距离刚才自己绕圈的地方,已经很远。



  但吴邪立即觉得不对劲,因为下滑速度太快,明明没走几步,怎么距离刚才的位置已经那么远,不像是自己滑下来的,倒更像是被什么力量推下来的。吴邪是预备党员,本来从不信鬼神,但现在也绝对有点背凉了。

  很快,他发现那种冷的感觉不是心理因素,而是气温真的开始骤降,再然后,天色变得阴暗,寂静的雪山上开始出现风的狂呼,雪渣被风卷刮起来,遮天蔽日,吴邪带上护目镜,但依然看不清周围的景色。

  这是C级难度的景点?简直和AAAA级的景区一样不可信。

  吴邪靠吐槽缓解心中的恐惧,凭借着记忆,往东侧摸索,刚刚他记得这里有块巨大的石头,应该可以阻挡一些风雪。

  就这样,吴邪蜷缩到了石头下面,气温骤降到了零下十几度,吴邪身上的装备只是普通的户外装,并不足以抵御这样的严寒,他的体温开始降低,人感觉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他掐破了自己的手背,靠疼痛保持清醒。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感觉到恐惧,在这样的地方,在这样的时间,他想起了张起灵。

  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张起灵一定会很内疚。吴邪不想他为自己的死感觉到内疚,毕竟这样自己太不厚道了。

  怎么都得给他留点东西,让他别难过。

  吴邪这样想着,抖抖索索地摸出了手机,手指已经僵硬,没办法打字,于是他用僵硬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拉着,想给张起灵留句话,可是气温太低,手机很快就黑了屏。

  吴邪终于难过起来。他觉得自己太蠢了,竟然相信了百度的信息。

 

  张起灵找到吴邪的时候,吴邪还醒着,为了防止睡着,手背被自己掐得稀烂,血把手套和手黏在了一起,扯都扯不开。

  吴邪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到这个温暖的石洞里的,明明身后是块大石头,但不知怎么,就进到了石头里面,然后,他看到了火光,还有火堆旁的张起灵。

  张起灵赤裸着上身,坐在火堆旁,肩头有一只暗色的麒麟。

  吴邪一下子翻身坐起,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衣服,想必是张起灵的,因为自己的衣服正被烤在火堆旁。

  张起灵见吴邪醒了,一句话都没有说,拨了拨火堆,让火烧得更旺了些。

  吴邪一看,就知道,张起灵生气了,非常生气。

  “路线是百度出来的,一路上也有很多驴友。”吴邪觉得自己是有点鲁莽,可又觉得还是应该把事说清楚,不然显得自己多傻啊。

  张起灵没说话,咬了咬嘴皮。

  “天气预报也没提会有暴雪。”吴邪又补了一句。

  张起灵还是没说话,睫毛颤了颤。

  吴邪觉得再叨叨自己事挺没意思的,于是话题转到了张起灵身上:“你身上那麒麟是怎么回事,以前没见过啊,才纹的?”

  张起灵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肩,又扭开了头,吴邪看得出,张起灵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可是依然不开心。

  吴邪突然想起了自己是为什么来这里的。

  “你是不是要走了。”吴邪的声音也闷了下来,恹恹的,“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张起灵垂下头,望着火堆。

  他很难过,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肩膀上的麒麟纹身,代表着他已经接受了家族的族长之位,从现在开始,他不再单单为自己而活,他有很多的责任需要去扛。再过一段时间,纹身会隐入皮肤,而他也会隐入人群,到了那个时候,他就见不到吴邪,而吴邪也就见不到他了。

  吴邪见张起灵那么难过的样子,知道他也不好受,于是想了想,另外提了一个话题。

  “你说我们像不像武侠小说里的少侠,被困在无人的绝境中,前路未卜。”吴邪把嗓音拔高了些,尽量让自己语气轻快。

  张起灵抬起眼睛,有点懵地望向吴邪,他本来想说,这里也不算前路未卜,等吴邪休息够了就可以带他往前走。可是看吴邪兴致颇高的模样,张起灵住了嘴。

  “按照常理,你说接下来的剧情会怎么样?”吴邪沉浸在了自己的想象中,慢慢凑近张起灵,眼睛亮亮的,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吴邪脑补出来的是,他俩在洞穴墙壁上发现了降龙十八掌的武功图示,然后修炼起来,最后变成了神龙大侠。

  张起灵想了想,微微皱起了眉头,半晌,摇了摇头。

  “你看过武侠小说没?”吴邪微微觉得有些失望,毕竟相声也要两个人说才有意思,你哪怕话不多,但也最好捧个哽啊。

  “我们不会中毒。”张起灵说得很认真,在吴邪昏迷的那段时间,他已经把周围清理过一遍,还撒上了一些特制的药物,不会有什么虫会噬咬吴邪,所以吴邪不会中毒。

  “诶,你思路不对啊,怎么会中毒?那得一男一女关山洞里才会中毒,我们俩大老爷们,只能找到武功秘籍,然后成为江湖双杰好么。”吴邪的脑洞一开就收不住,有条有理逻辑清晰,“你想,毒一般都需要阴阳调和来解,我俩要是中毒了,怎么解?怎么解?要是我们挂了就没主角了。”

  “阴阳?调和?”张起灵声音有点抖。

  他从小在国外长大,并没有看过金庸古龙,在他的认知里,或许夺宝奇兵更实际一些。吴邪一看张起灵的模样,就笑了起来,他终于找到了张起灵在知识面上不如他的地方,于是继续侃侃而谈:“是啊,阴阳调和,男女双修,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没看过武侠小说,以前我们可是当小黄书看的。”

  张起灵是没看过武侠,人也的确老实,可是不代表他笨,吴邪那模样那口气,他骤然明白过来,耳朵突然开始飙血。

  半晌,终于憋出一句:“算了。”

  吴邪正聊得得趣,回忆起他和老痒找武侠当色情书看的岁月,根本没注意到张起灵的耳朵,继续道:“你说如果真中了毒,需要男女调和,又没有女的,是不是……就只有死了啊。”  

  张起灵的耳朵已经红得滴血,他不知吴邪为何会把话题扯到这件事上,更不知为何吴邪说这话的时候要凑那么近,于是只能闷闷道:“是的。” 

  吴邪一听,放开揽住张起灵肩头的手,大笑道:“哈哈哈哈,所以啊,我俩在这里,绝对不会中毒,因为我们不能死啊。”

  张起灵被吴邪的逻辑绕得有点晕,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吴邪,所以只是低头拨弄火堆。

  那天晚上的事,吴邪什么都不知道。

  张起灵很希望吴邪醒来,又害怕吴邪醒来,他很期望和吴邪一起做所有的事,但他依然害怕和吴邪一起做所有的事。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和吴邪“在一起”了,那么自己还能不能心无旁骛地执行家族的任务。

  如果家族要他去死,他还能不能坚定地去死。

  

  吴邪被火烤得暖洋洋的,干脆把衣服一扯,学张起灵一起裸着上身拨弄火堆,自己的背包就丢在不远处,也懒得拿,伸长了脚去够,够了几下没够着,人反而跌落在张起灵膝头,于是吴邪干干脆脆地躺在那里不动了,舒舒服服地动了动肩膀,享受着肌肤相亲带来的安全感。

  之前他可是被吓坏了,以为自己就要挂了的。

  从吴邪靠过来开始,张起灵的身子就僵硬了,吴邪以为是自己重张起灵在用力,所以也没在意。

  躺一下有啥,我为找你都到这里来了,还不能在你身上躺躺么。

  想到此,吴邪更往上挪了挪身子,顺手搂了张起灵的腰,让自己不掉下去。

  张起灵突然躬起身子并紧了双腿,茫然不知所措地四顾,他的身子开始发热,胸口的一颗心几乎要蹦出来,而怀里那个人却睡得心安理得,几乎都要睡着了。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