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犹戏》(二)(邪瓶)

好,一拜天地了。

——————————————————————————————

吴邪看着躺在地毯上熟睡的张小哥,心里有点发愁,自己不过是去冲了个澡,怎么回来人就躺地上睡着了。

  看样子这个小哥穿越过来,吃了不少苦头,现在睡得那么沉,像是打雷也无法惊醒一般。吴邪蹲下身,在不远处看着张小哥的睡颜,竟然有些心疼起来。

  这张小哥不过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看穿着打扮在自己的时代也应该是个富家公子,想必连独自出远门都未曾有过,现在突然被丢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各种受到惊吓,要不是遇到了自己,今晚还得在公园小树林里过夜,睡不了几个时辰就会有大妈来晨练,到时候又不知该怎么办。

  吴邪蹲着想着,竟然勇气了浓浓地母爱,跑回自己房间,拿了被单出来,想轻手轻脚给张小哥盖上,就看张小哥突然睁开眼睛,手已经扣在了吴邪的命脉上。

  吴邪当然不知此时的凶险,见这张小哥醒了,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抖了抖手里的摊子,表示自己是想给他盖上。张小哥的眼神又迷蒙起来,放开了吴邪的手腕,垂下眼帘,竟似又要睡过去,吴邪连忙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小哥小哥,睡沙发吧,地上凉。”

  这不凑过去还好,一凑过去两个人都是一惊,吴邪的嘴唇碰到了张起灵的耳垂,只觉得微微发烫。而张起灵更是浑身一震,人立即醒转过来。

  吴邪略尴尬地指了指沙发,张起灵看了看他,终于起身往沙发上躺,吴邪这才注意到,他的脸红得有些不正常。

  这小哥好像发烧了啊。

  下半夜过得漫长,吴邪拧了毛巾给这张小哥降温,而这张小哥迷迷糊糊中握住吴邪的手腕不放,吴邪只能随了他去,最后实在困不住了,趴在床头小睡了一阵,天就亮了起来。

  那张小哥的烧已经下去了,眼睛又恢复了清亮,看着床头的青年的睡颜,不觉得皱了皱眉头。昨天的事他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自己似乎来到一个陌生地,遇到了这个青年人,但其他的他都有些迷糊了。

  他只知道,自己千年前修成人形,正在蜕化之时,一个上山捡风筝的小丫头看见了他,明明自己当时还是半兽形态,这小姑娘竟然不怕也不闹,蹲在那里好奇地探看,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完全变为人形,拍手叫好,让自己再来变个戏法。

  张起灵无奈,刚刚成人形身体虚弱,只能靠在那里休息,那小丫头看得无聊,竟然上前来抚自己的头发,想必是自己的毛色还没蜕化完毕,末了,那小丫头突然抱住自己的头,朝自己眉间亲了亲,然后红着脸转身就跑。

  风中远远传来小孩的声音:“我亲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等我长大了来和你成亲,你可得一直等着。”

  那一口亲得正是位置,麒麟的命脉地就在眉间,当时张起灵魂魄未定,小丫头嘬的那一口,竟然带走了他的一点魂魄,于是,他的人形总也不能完整,而且心智时有不全,故才每隔一段时间必定休眠,每隔一段时间必定失忆。

  可等到意识到此的时候,那小丫头已成黄土,进了轮回,可张起灵总也找不到她的转世,不知她此时已在何方。

  他必须找到她,让她把那点魂魄还给自己,不然自己永生也成不了人,永远也进不了轮回。

  

  吴邪醒来的时候,张起灵不在,吴邪略心慌地坐起来,就见那人进来了。

  吴邪刚要说早上好,就见张起灵已经一个大礼下去,吓得吴邪膝盖一软也跪下了,因为不会行大礼,于是做了个拜菩萨的动作算是回礼。

  “小哥你干嘛啊,大清早你跪我干嘛啊。”吴邪都要哭了,被人跪是要折福的,一定会被挂科。

  “多谢吴公子相救,昨夜我神志不清心智不全,若被人看见定会遇到凶险,多谢公子庇护,张某感激不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张起灵依然还行着大礼,吴邪也不敢起来,两个人像拜堂似地跪在卧室里,相当尴尬。

  吴邪觉得张起灵他想多了,杭州治安还是不错的,即使他大半夜睡在外面,也不会遇到什么凶险,虽然发烧睡外面的确不太好,若是寒冬腊月,自己倒是真做了一件大好事,可现在杭州已经快三十度,夜里也不会冷到哪里去。于是吴邪觉得自己这个大礼受之有愧,同时又感慨旧时人心淳朴,知恩图报。

  “那是我应该做的!”少先队员吴邪挺胸回答,展现出当代青年不输古人的美好品德。

  “我昨夜身体虚弱,化作麒麟形态,公子非但未起歹意,乘机束了我以供驱使,今日还能待我以人礼,公子德行张某佩服。”张起灵说至此,终于立起身子,才发现吴邪也一直在他面前双手合十地跪着,不由微微惊讶,只叹这个世道真是事事看不懂。

  “小哥,你说的东西我不太明白,但咱俩要不坐着说话吧。”吴邪跪得愁眉苦脸的,他刚才是直挺挺地跪下去,现在膝盖疼得要命,“咱俩有话好好说。”

  说罢自己先站了起来,扶着张起灵也站了起来,嘴里嘀嘀咕咕道:“昨天我睡太死,没看见你麒麟态,现在能不能看看呢?”

  张起灵耳力很好,听得一清二楚,倒是一愣,自己成人形多年,只要逢身体虚弱的时候必定会恢复麒麟态,从未有过例外,今天听吴邪一说,才觉得奇怪,怎么到了这里竟然就不会变化了?

  吴邪的膝盖一离地,脑子就转过来了,原来自己捡到这男子相当不得了,不但是穿越的而且还是麒麟变的,这下自己可是捡到宝贝了。记得刚才他说自己救了他,那么要求他变个麒麟来看看,似乎也不过份吧。

  于是吴邪笑眯眯地冲张起灵道:“小哥,好小哥,你能不能变个麒麟态给我看看,我保证什么都不做,就看看。”

  张起灵听了,也不犹豫,本来按照常理,自己昨夜就会变化,不遇到吴邪,肯定也会遇到其他人。无论怎么说,吴邪都算是救过自己,现在提了这个要求自己当然应该满足。

  当下,张起灵就轻轻拉开腰带,褪去衣服,在吴邪口瞪目呆面红耳赤中,缓缓化作麒麟形态,身边环绕淡淡光晕,仿佛神降,吴邪看得呆傻,忍不住伸手去摸,张起灵轻轻后退两步,躲开了吴邪的手。

  吴邪这才想起张起灵刚才那番话,于是立即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麒麟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说罢,自己主动退后一步,把手放到身后,又看了一阵之后,道:“好了,小哥,变回来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吴邪就是麒麟化作人形时候的丫头,他是大户人家的三代单传的独苗,怕养不活,所以小时候当成丫头养。

他当时要和张起灵成亲,是把长发美颜的张起灵当做了女孩。

至于张起灵为何找不到吴邪的转世,因为他以为是女孩子,所以压根没网男性那边去找。

不想变成长篇,所以题外解释一下~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