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犹戏》(试一试)(邪瓶)

  “这世上哪儿有什么鬼神,无非是人心所想所念罢了。”

  张起灵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微微有些不知所措,他上次醒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郊野岭,可是如今已经高楼林立人流如织,四处的灯光模糊了月亮,让他辨认不出方向,长发白衣淡蓝抹额于人群中虽然显得突兀,竟然也无人过问,最多几个人嘀咕着“又是汉服党”吧,从他身边经过。

  这里的一切,他都看不懂,听不懂,完全无法理解。

  想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每次醒来即使相隔百年,世事也依旧如此,最多换了妆容,却从来不会发生这般天翻地覆的改变。

  那些会动的箱子在街头横冲直撞,那些长发的女孩子冲他招手微笑,他终于下定决心往人少处去,那里站着几个黑衣的男子,周围并无太多人停驻,想必那里算是一个清净地。

  几个执勤的警察刚刚就在琢磨,这个长发白衣的男人是在玩cos还是商店促销,他背上那把长刀是真是假,看他超自己走来,立即有个警察同志迎了上去。

  “哎,到点下班啦。”突然间一个年轻人从旁边冲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看就是cos装的缅刀拍了拍张起灵的肩头,“走啦走啦。”

  说罢,拉了他的手往人群外挤,那个警察同志盯着他俩的背影看了看,又看到人群远处几个穿着cos装的年轻人,终于笑着摇了摇头,退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我说你怎么往警察面前冲,本来商业区搞cos就是灰色地带,非要让警察叔叔抓个正着,以后大家都没法子来这里玩了。”牵着张起灵手腕的年轻人直到把他拖到人少处,才放开手,虽然口里说着不满的话,可眼睛里倒是满是笑意,“你这一套做得挺好的,我都看你半天了。”

  张起灵闻言,这才开始打量起面前的年轻人,不过十八九岁年纪,神采飞扬,眉目清秀,只是衣着松散,连发带都没有绑好。

  “散了。”张起灵伸手指了指那年轻人的发带。

  “哦,我不太会绑,你帮我一下吧,我看你绑得挺好。”那年轻人转过身去给他留了个后脑勺,“吴邪,杭大,建筑系,你呢?”

  张起灵抬手解开吴邪发带,轻轻整理头发。那四句话里,他只听懂了“吴邪”,和“你呢”,微微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张起灵。”

  吴邪正要说什么,就听不远处几个年轻人冲他道:“我们都是二号线,先走了哦,周一记得把发套带回学校,还有发套胶。”

  “好咧~”吴邪冲他们挥手拜拜,回头望向张起灵,“你几号线?”

  还没束好的发带被吴邪的头扯着,顺着张起灵的手滑开,吴邪的头发又散开来,张起灵微楞,就看吴邪龇牙咧嘴地扯着头皮,竟然把长发给扯了下来,露出一头短发,“算了算了,不带了,这粘胶质量真好,疼死我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一头短发,有些惶然,这世道他看不明白,这些人他也看不明白。

  他看不明白吴邪,可吴邪把他的神情看明白了,这混小子眼睛转了转,突然笑嘻嘻地凑近张起灵,舔嘴道:“小哥,能让我看看你的衣服里面么?”

  

  像吴邪这种长期浸淫在二次元里的宅男,当然会希望自己能遇到魂穿的,人穿的,书穿的人,看到这个小哥的模样,也暗戳戳地希望他就是那个人,可是等他比较确认这一点之后,反而呆住了,不知所措地东看西看,典型叶公好龙龙成真后的怂样。

  十分钟前,吴邪说想看看张起灵衣服里面,原因很简单,从来没有一个来商业街cos的coser,会从内衣到鞋面都是cos装,搞不好天策铠甲下就是秋衣秋裤,里面还有条ck内裤。

  可是这个人的亵衣摸起来竟然也像是真的古装。

  现在早就没那么硬的棉布了。

  于是吴邪有点吓到了,问这小哥当今圣上是谁,小哥说的名字吴邪百度了下,约莫在宋朝,再然后,吴邪东问西不问,终于确定下来,这个小哥,是穿越过来的人。

  卧槽,叶龙我今天也见到龙了!

  吴邪退开三步,有点想逃。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再看了看周围,灯火虽然依旧辉煌,可是人已经逐渐散了,他想找个破庙或树林先住上一晚,然后再做打算,于是冲吴邪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吴邪在原地站了半分钟,突然朝张起灵离开的方向冲了出去,十分钟后,在公园的小树林里找到了他。


——————————————————————————————

还没想好是长篇还是短篇

短篇就是日常甜甜甜甜

长篇就是让吴邪把千年前拿走的张起灵的修为还给他,让这个心智不全的小哥找回记忆,中间别别扭扭什么的。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