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十)(邪瓶 校园 HE )

 @白朝夢 女装吴邪来了


纯邪瓶,大家不要担心 ^_^

——————————————————————————————


吴邪去漫展,是还兄弟老痒的人情。上次为了打网球,吴邪强行退了篮球队,害得老痒临时接替队长之位还得去找个打组织后卫的,结果半个月根本磨合不好,号称杭大一霸的建院男篮,竟然输给了男性总人数不及建院十分之一的英语系,让除吴邪外的汉子们颜面扫地,归根结底,都是吴邪的错。再加上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在网球场上春风得意,于是大家更愤愤然,纷纷表示一定要老痒和这个喜新厌旧的男人绝交。


  这个锅,吴邪决定背,不然以后还怎么混。


  于是当老痒提出让吴邪去cos吕布的时候,吴邪一口答应下来,老痒cos貂蝉,反串。


  这一切都是为了逗日语系的系花,老痒的女神,动漫社的社长开心。


  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吴邪完全没记住,他只记得老痒反复告诉他要腐,要麦麸,要实力麦麸。


  吴邪点点头,表示懂了,原来老痒追的姑娘不是纯情的软妹子!太好了,不用担心自己喜欢上她了。


  衣服费用老痒全包,吴邪只负责那天站台,那姑娘过来看过两次排演进度,表示非常满意,老痒欢喜得都不结巴了,吴邪觉得自己这次牺牲很大,一定能挽回和老痒间濒临破裂的友谊,毕竟当时为了新欢张起灵丢下旧爱解子痒,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会唾弃。吴邪现在只希望姑娘的要求更过分点,让自己更好表现,争取让老痒反欠自己三分人情,下次自己要坑他的时候,就更顺手了。


  出cos这个事,吴邪给张起灵提了一下,然后两个人都没太上心,毕竟吴邪只是快人肉看板,而那些排演内容,再是肉麻好歹公共场合,也不算过分,无非就是要吴邪对老痒进行一个公主抱,让大家拍照而已。


  拍就拍呗,有了上次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网红经历,吴小爷还怕这个?


  三国无双,吴邪当年也玩过,不过后来有了魔兽,就喜新厌旧了,当年他就是吕布,所以一招一式学起来都是小意思,倒是老痒娘得不够彻底,显得很没诚意,于是只能没课的时候,来吴邪这里排练,顺便蹭张起灵做的晚饭。


  老痒和吴邪画风一致,都擅长喜剧,结果暧昧不已的腐剧,生生被他们排成了喜剧,张起灵心中暗暗遗憾:当时罗密欧和朱丽叶,应该让他俩上,搞不好喜剧类第一名,就是他们建院了。


  但其实,吴邪和老痒是在很认真地麦麸,一点都没有搞笑。


  他俩很熟,熟到十二岁的时候一起去割过包皮,十六岁的时候还能挤一张床上睡觉,以至于各种搂搂抱抱都极其自然,一会你给我一个公主抱,一会我给你一个大熊扑,然后笑成一团,张起灵在旁边,微带笑意,觉得这两人怎么那么好玩,而且可以那么好,不知不觉间,心里有点酸酸的意思涌起来,原来,吴邪最好的朋友是别人,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新朋友,同居人,吴邪从来不会对自己这样搂搂抱抱嘻嘻哈哈,总是隔着一层。


  想到这里,张起灵真的有些难过起来,眼前两个人正在屋子里追着跑,吴邪非要掀老痒裙子做结尾,老痒则压着裙子做玛丽莲梦露状,说这样结尾更好,于是裙子扯开一般,露出里面牛仔裤,两人笑作一团,声音传出很远。


  张起灵不知何时收起了笑容,端起果盘,独自往厨房去了,吴邪和老痒并没有发现,还在那里互相撕扯,像两只小狮子一般在沙发上闹做一团。


  那天晚上,老痒干干脆脆没回寝室,和吴邪挤一张床,到了半夜都还在说话,聊的全是如何追求那个日语系系花的攻略,两个从来没追过女孩子的男性,把泡学从头到尾解析了一遍,得出了老痒胜券在握的结论后,互相嫌弃着脚臭地睡了过去。


  张起灵在隔壁,一直睡不着,他听不清隔壁说的什么,但能听见两人的嬉笑声,吴邪的声音很好辨认,隔着墙张起灵也不会听错,他听到吴邪一直在笑,笑得很开心,最后说晚安的时候声音很大。

  

  张起灵想,吴邪没和自己这样嘻嘻哈哈地聊过天,也没和自己说过晚安。说到底,自己还是太闷,像个闷油瓶,就连吴邪这样开朗的人,也没法子和自己亲近起来。

  想到这里,张起灵真的难过的,用被子蒙住头,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吴邪和老痒都不在,张起灵怔怔地站在客厅里,有点不知所措,闷闷地在那里洗脸刷牙做早饭吃,等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上有吴邪留的信息。

  “老痒妈妈急症,我和他先过去了,稍晚回来,等我吃饭。”

   张起灵放下手机,不知为何,心情好了很多。


  阑尾手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至少余下几天,老痒怎么都得照顾自己的妈妈,漫展铁定去不了了。

  老痒妈妈倒是觉得,漫展一定得去,这关系儿子最近会不会有女朋友的问题,但是老痒垂着头不说话,吴邪一看他纠结的样子,拍着胸口对他说:“你放心,我会帮你守住阵地,不就是漫展麦麸么,我找人去,我找张起灵去,他向来够意思,肯定不会拒绝。”

  老痒抬起头,眼眶都红了,多好的兄弟,多好的兄弟,这一起割过包皮的友谊,就是不一样。于是老痒紧握着吴邪的双手,把自己追女友的重任交给他了。

  吴邪回家的时候,张起灵也恰好回来,两人在门口遇见,吴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

  他觉得,又要张起灵女装,实在是有点过了,当时豪气云天答应下来,主要是受当时气氛影响,看着孤儿寡母地太可怜,现在想来,这种事就是直说,那姑娘也应该能理解,要是实在不理解非要因此讨厌老痒,这样的姑娘不追也罢。

  不行,不能不追,又不是他吴邪的女神,是老痒的女神。自己不能帮老痒把女神弄丢了。

  于是羞涩地笑完,吴邪厚起脸皮向张起灵提出了他cos貂蝉的要求,张起灵的手正捏着钥匙开门,听完手一滑,钥匙把门划出一道伤痕。吴邪一看,心惊一下,特么自己要求果然过分了,于是立即改口:“我出貂蝉,你出吕布。”

  “好啊。”张起灵已经找准了钥匙孔,只听“咔”地一声,门开了。

  张起灵扭头望着吴邪,眼睛里都有了笑意,吴邪不知他在笑什么,于是跟着傻笑,两个人就这样乐呵呵地进了屋。

  这剧比《罗密欧和朱丽叶》台词简单,主要靠动作。

  同样是拥抱,吴邪做得扭捏,同样是娘炮,吴邪做得含蓄。到了最后该张起灵公主抱吴邪的时候,吴邪也只是比划了一个样子。张起灵不知吴邪为何不能大大方方和自己排练,心中有些惆怅。

  果然还是自己太闷,让吴邪都受不了吧。

  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在那里排练,房间里没了往日的笑声。一部腐剧快被张起灵的画风带成了正剧,吴邪觉得,这剧是没任何笑果了。

  真是对不起老痒啊……

  你再多单身一段日子吧!


  张起灵的吕布扮相一出来,漫画社的女孩子们就化身为狼,嚎成一片,别说张起灵,连吴邪都吓到了。

  等吴邪的女装貂蝉出来以后,众多姑娘表示自己已经被炸成天边的烟花,求大家都别救她了。只见展台上一片粉红泡泡,系花姑娘甚是满意。

  张起灵的吕布有最多人要求合照,男女通杀,而吴邪的貂蝉则被最多男性调戏,主要都是建院的兄弟,大家纷纷表示吴邪你女装太棒了,下次篮球赛再敢临阵脱逃,就让你穿女装到操场上跑1500米,看你还敢不敢为了高等运动脱离篮球群众。

  吴邪嘿嘿笑,到处抛飞吻,非要献上拥抱,终于把众人吓退,留他一个在那里狂笑。

  张起灵静静地站在旁边当块板子任凭众人拍照,眼睛却一直往吴邪那里看,他觉得吴邪这人真好,无论是谁都喜欢他,而且他的女装扮相,真的很漂亮呢。

  到了上台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放开了,吴邪的貂蝉身姿妖娆却不娘炮,张起灵的吕布英武却不张狂,到了最后,那个公主抱的时候,吴邪这么一大坨努力缩进了张起灵怀里,对着场子里的姑娘抛媚眼,男女评委纷纷笑倒,表示自己都要弯了/直了,吴邪心里得意洋洋,心说现在再坑老痒三次,他都不敢说个“滚”字了。

  结果无悬念,联盟内第一,两人换完装出来,还有人追着要求合影留念,吴邪笑得洋洋得意,露出一口白牙,张起灵在旁边面无表情,被周围姑娘起哄好可爱。回家路上吴邪时不时娘一下逗张起灵开心,张起灵终于笑了出来,他觉得,能和吴邪遇到,真是此生的幸运。


  干活努力,目标明确过程精彩不代表结果完美。

  结果,老痒还是失去了系花女神,因为女神看上了女装的吴邪,自此,大家才发现原来系花姑娘多年单身最主要原因是喜欢伪娘,不是gay,不是药娘,不是娘炮,而是伪娘。

  吴邪花了两个月时间让姑娘明白自己只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并不是爱好如此,最后姑娘在飘散的花瓣中跑走,留下了一个洋葱头泪奔的背影,让吴邪心理阴影了小半年。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