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九)(邪瓶 校园 HE)

吴老板生日快乐,给你一个女装的小哥^_^。

——————————————————————————————

这剧不长,而且情节简单,他俩早就已经排得滚瓜烂熟,此时站在客厅里,因为没有平时里聒噪的同学们,所以两人排得更加顺畅,不知不觉台词已经到了尾声,而张起灵也躺倒在了沙发上。

  吴邪说完最后的台词,慢慢俯下身,张起灵没有闭上眼,像平时那样望着吴邪。

  两个人凑近到睫羽相交的时候,吴邪突然笑了起来,摇着头站直了身子。张起灵不明所以,但看明白吴邪是笑场了,于是也跟着坐了起来。他不明白吴邪为什么不亲他的嘴了,刚才不是说好,碰一碰嘴皮的么。

  “不行,还是借位吧,凑太近我想笑。”吴邪手在空气里比划着,“小哥你这样睁着眼睛望着我,我一定会笑场。”

  张起灵想了想,又躺了下去,然后闭起眼睛。

  既然你觉得睁开眼睛不行,那我就闭上。张起灵就是这样单纯地想的。

  看着张起灵躺了下去,吴邪的笑声骤然停止,有些不知所措地左右看,若此时还有别人在场,一定能看出他的慌张。可以唯一在场的张起灵,正闭着眼睛等待吴邪排练,所以什么都没有看见。

  张起灵等了一会,见吴邪没有继续排练,睁开眼睛坐起来,一脸疑惑地望着吴邪:“那我们从头排?”

  吴邪咬了咬嘴唇,恨恨道:“不排了,今天的分量已经够了。”

  说罢,也不再理会张起灵,自顾自地进了厨房,然后张起灵听见厨房里响起了重重的炒菜声。

  张起灵坐在客厅里,有些不知所措,他总觉得吴邪有些奇怪,可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劲,抬头看了看钟,已经快九点。张起灵骤然想起,吴邪有低血糖,一旦无法按时吃饭,脾气就特别坏。

  原来如此,吴邪是饿了,低血糖的毛病发作。

  想到这里,张起灵从外衣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剥开,进到厨房,默默地把他塞进了吴邪的嘴里。

  那块巧克力,是吴邪塞他口袋里的。

  

  过完五一立即就是五四,所以在劳动节最后一天的时候,大家决定还是再排演一次。

  因为这两天吴邪和张起灵在家都没闲着,所以演技突飞猛进,一遍过关,正当大家拍手庆贺的时候,消息传来:为响应国家文艺新风尚的号召,文艺汇演里的擦边球全部取消,女性不能再穿短皮裙卖腿,男性也不得卿卿我我卖腐。

  那些组团卖腐的系哀嚎声一片,据说有人生生把盗洞笔记改成了BG,把水影忍者改成了百合以求过关。

  吴邪和张起灵这一组,因为剧本本身的问题,根本没办法改,俩编剧姑娘急得都差点自己上了。

  “张起灵女装,反串。这样就不算卖腐。”一直没发话的系主任再次发话,“我们的国粹京剧里,都是女扮男装。”

  系主任的话事实上毫无说服力,但事到如今,还有更好的法子么?

  有,让编剧姑娘上一个,问题就解决了。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吴邪也看了张起灵一眼,比起临时去掉一个人换上一个姑娘,似乎张起灵女装更能让俩人接受。

  于是,吴邪点了点头,张起灵也跟着点了点头。

  两个编剧姑娘在无法和张起灵搭戏的痛苦及能看张起灵女装的幸福的纠结中,昏呼呼地赞成了这个提议。

  系主任很满意他学生的奉献精神,哼着贵妃醉酒独自离开了。

  

  文艺汇演从晚上7点开始,吴邪他们是第六个节目,扣去领导的讲话还有过场,节目刚好在八点。

  吴邪有些紧张。

  因为,张起灵花了妆。

  事实上,所有化妆室里的人,除了张起灵自己以外,都很紧张。女生感觉到了颜值的压力,而男生感觉到了性向的压力。

  张起灵慢慢睁开眼睛,粘上去的睫毛让他有些不适应,所以现在看周围有些模糊。

  “?”看见吴邪半张着嘴望着他,张起灵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吴邪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重重点头,表示自己很满意。

  “?”看见两个女编剧也半张着嘴望着他,张起灵投过去一个略显担心的眼神,意思是:“有问题?”

  “!”两个女编剧立即拼命摇头,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

  最后,张起灵把脸转向了几个剧务,男生。

  有个男生站起身,站到了桌子后面。

  “你别用眼神问话了。”吴邪不知自己为何语气有点发酸。

  “嘴唇。”张起灵微微张开嘴。自从涂上口红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嘴动不了了,特别别扭。

  几个人的目光立即集中到了他微微开启的朱唇上,吴邪一看这不是办法,开始往外赶人:“出去出去出去,要换衣服了。”

  女编剧和男剧务都站在那里不动,吴邪毫不客气地把人都推了出去,自己也退身准备出去。

  “帮我。”张起灵抬起眼睛望着吴邪,本来清冷的眼神,因为睫毛和眼线的关系,显得特别妩媚。而那句“帮我”在吴邪听来也有些变了味道。

  “帮你什么啊。”吴邪都快哭了。

  张起灵眼风扫过桌面,那上面有四件套的裙装,他没信心自己能穿上去。

  吴邪终于明白过来,挤进化妆间,把其余的人都关在了外面。抖抖抖抖地帮张起灵穿上了裙装。

  

  因为对白换成了男女的录音,所以直到最后才有人发现张起灵是男扮女装。

  本来,应该也发现不了的,毕竟舞台妆和蓬蓬裙可以掩盖掉任何人的性别。可惜就可惜在他太出众了,在谢幕的时候有男性观众冲上来要献花给他,吴邪帮他接过了花,可那男同学还想要一个拥抱。

  于是,吴邪急了,说:“不准抱。”

  张起灵看吴邪急了,也说:“不准抱。”

  他俩都带着麦,张起灵的声音暴露了他的性别,全场在突然寂静下去十秒钟之后,爆发出了女性观众的尖叫和男性观众的哀嚎,前排的观众不分性别地往舞台上冲,吴邪拉着穿了束身衣的张起灵慌慌张张往后台去了。

  但跑得再快也跑不过光,他俩还是被照下无数照片,并在第二天出现在校园论坛上。

  每一张的张起灵都漂亮得让人发呆,无数不知情的男生用他做了手机桌面,又在几天后哭着换掉了桌面。

  张起灵,你有姐姐/妹妹么?这是最近认识张起灵的男性问得最多的话。

  张起灵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看在一旁黑着脸的吴邪。

——————————————————————————————

接下来让他俩怎么甜蜜好呢~

春天到了呢(眉开眼笑)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