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四)(邪瓶 校园)

 大一上期过得飞快,就在吴邪和张起灵画好各自的地盘不多久,迎来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怎么都会来的期末考试。

  别看吴邪一脸吊儿郎当的模样,其实也不是学渣,而张起灵更是百分百学霸,所以两个人并没有为期末考试做过多准备,反倒是因为快分开了,吴邪天天粘着张起灵,恨时间不能过慢一些。

  张起灵家里本来给他订了考完当天的票,可是在吴邪的纠缠下,生生改成了第二天,当天晚上,吴邪钻到张起灵被子里和他聊天,张起灵虽然困得要死,可是耐不过吴邪非要说话,于是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一晚上,到了最后,吴邪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张起灵也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但两个人竟然还是聊得很畅快的模样。

  吴邪最后一句胡说八道之后,响起了轻微的鼾声,张起灵扭头看了他一眼,想让他回自己床上去睡。可是还没说出来,就已经睡着了。


  “春节快乐。”吴邪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几乎跳了起来。是张起灵发给他的,不过距离他发出这条短信已经过了五天,距离除夕也已经过了三天。

  张起灵说过会在国外过年,也说过在国外应该不会用这个号码。

  所以吴邪给他发短信的时候,没有报任何希望,但他觉得,还是应该发一条短信。

  现在张起灵竟然回复了,吴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手有点抖,抖着敲出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这几个不痛不痒的字,看了看,又全部删掉。

   几番措辞之后,吴邪有些泄气,关掉屏幕,躺在那里发呆。

   分开半个月,他想张起灵了,他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想催他早点回来,想告诉他说自己很担心他的身体,还想说我想和你一起逛庙会。

  可是最后,吴邪什么都没回。

  一个小时后,吴邪再次拿起自己的手机,准备订电影票,他看到张起灵的名字下面又有一条信息。

  “我后天回来。”

  吴邪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拿着手机飞快打出几个字:“几点?我来接你。”

  那边半天没回音,吴邪有点想打电话过去,可是他隐约记得张起灵说过,他不喜欢打电话。于是吴邪攥紧手机,祈祷张起灵尽快回话。

  “叮咚”,一条短信闪进来,吴邪几乎在第一时间点开了它:“不用,我哥送我,他想来看看。”

  吴邪犹豫了很久,终于没敢问你哥什么时候走,只敢弱弱地回了一句:“好的,我过几天回来。”

  那边一直没回话,吴邪想了很久,还是没再发信息,只是那一晚,他一直不停地看手机,折腾到半夜也没睡着……

  心里虽然琢磨着还是过几天再回去的好,可是到了张起灵到家的第二天,吴邪终于没忍住,还是找了个理由过去看看。他心想以前也没怎么听张起灵说起过他哥,想必不是什么特熟络的亲戚,也不会赖在那里过夜,今天应该已经走了。

  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里果然只有张起灵一个人,看见吴邪,稍微有些意外。

  吴邪刚要问你哥呢?就听张起灵有些遗憾道:“他刚走,我这就去叫他回来,他一直说想见见你呢。”

  吴邪一听,差点跳起来,我是回来看你的,不是回来看你哥的。但他也不好拂张起灵的好意,脑内活动了下,就准备一脸期待地说:“好啊。”

  话还没出口,就听张起灵道:“我告诉他你下盲棋下得好,和我赌输赢,谁输了谁大冬天裸体只穿围裙一晚上。结果我输了。”

  吴邪到了嘴边的一个“好”字,生生憋成了“靠”发出来,然后瞪着眼睛嚷嚷:“今天就算了,下次再见你哥吧,他要走肯定有他自己的安排,我就不耽误他了。”

  说罢,吴邪心里暗暗下决心,这一辈子都不去见张起灵他哥。

  张起灵单纯,吴邪不信张起灵他哥也单纯,否则他家还能活到现在,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吴邪的心思张起灵不清楚,但吴邪的话也有道理。张起灵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带吴邪见见他哥,吴邪是这辈子,对他最好的外人了。

  

  张起灵很有教养,也懂礼数,所以吴邪回来之后,张起灵说他想去吴邪家拜访下他父母,说自己给他们带了礼物。

  吴邪一听,很开心,他父母对他单独出来住其实一直颇有微词。由于太了解吴邪的尿性,所以压根不信他是出来读书的。现在既然张起灵愿意去他家,虽然不能立即证明他吴邪也是爱学习的,但至少能证明他吴邪并不是和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第二天两人都起了个大早,因为吴邪不想坐车,想散步。从他们租住的地方到他家,一路都是景,走走散步挺好的。

  吴邪照例话多,张起灵照例话少。因为大学里第一次带同学见父母,吴邪有些小紧张,所以变得更加话多,而张起灵大学里第一次见父母,所以变得特别话少,如果有人在后面跟着他俩,感觉一定是个话唠遇上了一个哑巴。

  “小哥,我妈见了你肯定特喜欢,她一直嫌我话多,就喜欢你这种安安静静的,觉得特沉稳,以前她就说过,让我找个话少的女朋友,不然以后日子没法子过,光抢着说话去了。”

  “小哥,你们北方冬天肯定特好玩,今年是错过了,明年寒假我去你们那边玩好不好。”

  “小哥,上次给你递情书那个女生,不好看,和你站一起,差三个级别。你千万别动心,下次我给你介绍个好的。不过谈恋爱也没什么意思,麻烦,还不如我俩混着呢,单身的日子不多,要好好珍惜。”

  “小哥,你说那个……”

  吴邪唧唧歪歪了一路,张起灵就认真听了一路,吴邪说得差点走过自己家门。

  一进门,吴邪就楞了,爹妈怎么这个表情。

  老两口笑容尴尬地站在门口,一副迎接重要人物的架势,连久了不用的石台大桌都抬了出来。

  吴邪和二老迅速脑电波交流,明白了其中的误会。

  昨天晚上,吴邪是这样对他爹妈说的:“明天我要带个人回来,对,他已经提前返校了,现在在我俩的屋子里住着呢,给你们带了礼物,说想见见你们。哎呀,当然是个好孩子,你以为你儿子什么眼光,都同居了能不好好选选么?知道了知道了,明天过来吃中午,他人有点瘦,你们多准备点荤菜。对了,他人特老实话也不多,到时候你们含蓄点,别吓着人家。”

  任凭是谁,都会误会。

  张起灵拎着礼物站在吴邪身后,没看清二老的表情,只看吴邪转过来一脸笑地请他进屋,他也就跟着脱鞋进屋,看到屋里的布置还有桌上的菜品数量,稍微有点感动,觉得吴邪一家,真是热情好客的好人,于是乎,对吴邪的好感也更进一步了。


评论(1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