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二)(邪瓶 校园 HE)

第二天连张起灵都睡过了,吴邪更是一觉睡到中午。整晚他都睡得不安生,迷迷糊糊做些奇奇怪怪的梦,醒来记得不太清楚,只觉得有一丝怅然若失,然后见到张起灵,稍微有些不自在。


  张起灵的家人,吴邪从没提他提起过,除了学习,吴邪也没见他干过其他的事。


  今天是元旦,学校不上课,吴邪自然也不会呆在家里,死活拖了张起灵一起看断桥冬雪。


  张起灵犹豫了很久,终于答应了,穿上了毛衣和外套,吴邪看罢,觉得他还是冷,于是把自己家人从新西兰带回的羊驼绒围巾给他围上,张起灵稍微有些诧异,但也没有拒绝。


  一出门,张起灵就知道吴邪是对的了。外面气温不算低,可湿度大,冷风一个劲往脖子里钻,多亏了吴邪的围巾,才不至于太冷。但回头看看吴邪,却又不太冷的样子,大口大口喝着奶茶,似乎连头上都能冒出烟来。


   杭州一年四季的游人都多到爆,张起灵以前没出来逛过街,不知道这接踵摩肩的状况是常态,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才能和同伴不走失,所以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走失了。


  或者说,吴邪走失了。


  他站在那里,有些惶然,倒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是今天才发现,他竟然没有吴邪的手机号。他的手机里,只有他们家族的人。


  就在这时,张起灵的手机响了起来,很寻常的手机默认铃声,没有个性也无从辨别,拿出来一看,一个陌生号,张起灵接了起来,就听吴邪在那里嚷嚷:“站好,别动,我看到你了,马上就过来!”


  张起灵耳力很好,顺着风,已经听到了手机外面吴邪的声音。他抬起头,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见隔着那座桥,有一个人在对着他拼命挥手。


 


  之后的路,吴邪毫不犹豫地牵着张起灵走完,因为隔着手套,张起灵也不觉得别扭。人还是很多,吴邪不得不走在他前面,所以张起灵没有看见,吴邪那张一直红透了的脸。


  往家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两个人在外面吃了小吃。张起灵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这种又好吃又脏的东西,竟然有些停不住嘴,吴邪看了,笑盈盈地站在旁边替他端着大碗小碗,比自己吃了还开心。


  有些人从来不惹事,事来不怕事,比如张起灵;可有些人,从来不怕事,所以爱惹事,这就是吴邪了。


  不过说起来,也不算他惹事,回来的路上,在一条狭窄的巷道里,有一男一女在争吵。本来吴邪和张起灵都已经从那里走过去,可是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吴邪回身,那个女人已经被打倒在地,而且不知何时,另外几个男人也冒了出来,对着那个女人拳打脚踢。


  吴邪怒了,不为正义,只为从小受到的教育:“男人,不可以打女人。”


  于是他回身拦在那几个男人和这个女人中间,然后,挨了几拳,其中一拳狠狠地揍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吴邪就这么倒了下去。


  那个女人已经乘乱跑了,吴邪倒下前,看到张起灵冲了过来,替他挨了重重一拳,然后一挥拳,把那个男人揍飞出去。


  几个男人一看,都亮出了家伙,他们都是出来混的,那个女人是手下的鸡头,没能交上份子钱才挨的揍。现在他们几个的怒火全部转向了吴邪和张起灵。


  如果只有张起灵一个人,或许这架打得还没那么惨烈,可是张起灵要护着吴邪,拳脚就施展不开,并且还替吴邪挨了两刀。等张起灵把那几个人揍趴下的时候,自己也满身是血。


  吴邪那阵眩晕之后,人已经缓过来了,亲眼看到张起灵为自己挨了两刀。可是他自己能力有限,帮不上大忙,只能抱着一个男人的腰把他按在地上,然后大声让张起灵跑。


  张起灵当然没跑,他用最后的力气干翻了吴邪抱住的那个人,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软软地倒下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吴邪抱着张起灵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他想拨打120,可是张起灵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害怕自己住院的事被家里知道,家里人怪罪吴邪。吴邪不知道张起灵为何坚持要回家,只能抱着他回了家。


  张起灵身上只有两处伤,都是替吴邪挨的。


  吴邪很清楚这两处刀口的来历,心脏疼得更揪着似的,嘴上却一句软话都说不出来。平时嬉笑打闹惯了,吴邪不知道该怎么好好说话,于是最后他只是说:“干嘛替我挨刀,看不起我么。”


  张起灵没说话,他知道吴邪心不对着口,相识半年了,吴邪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就像今天早上,吴邪把自己的围巾给了他,然后一直冻着,牵着自己的手,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寒意,如果不冷,他又为什么一直喝滚烫的奶茶呢。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小半夜,血是止住了,消毒也消了,可是张起灵开始发冷,冷得哆嗦。


  失血过多,所以冷。


  要在平时,冷急了就去冲个热水澡,可是今天,不行。


  吴邪细细想了两遍,沮丧地发现,家里既没有暖水袋,也没有电热毯,现在家里最暖和的,搞不好就是自己的sony(高热)手机了。


  张起灵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是很不安稳,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嘴唇颜色青紫,皮肤苍白,典型的缺血表现。吴邪伸手过去试探他有没有发烧,手刚刚伸过去,张起灵就浑浑噩噩地凑过来,像只小猫一样蹭了蹭吴邪的手心,吴邪僵在了那里。


  吴邪的手好暖和,忙活了小半夜,怎么可能不暖和。


  张起灵的脸紧紧贴在吴邪手心里,似乎睡得安稳了些,吴邪突然起了个念头。


  他不等自己其他的杂念驱散那个念头,迅速脱光了所有衣物,赤身裸体地钻进张起灵的被窝,用自己滚烫的身体,紧紧抱住怀里那个冷得瑟瑟发抖的人。而那个人,也像贪恋温暖的小动物般凑了过来,完全地钻进了吴邪怀中,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渐渐进入了梦乡。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