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小故事》(一)(邪瓶 校园 HE)

 别人都以为张起灵不爱说话,是没教养又太成熟,不屑于与他们为伍。只有吴邪知道,张起灵他整天在寝室里不言不语,是因为教养太好又太不谙世事,所以只是静静地听,很少答话。

  于是,在大一上期下半段,张起灵准备住到外面去的时候,吴邪死活跟了去。

  张起灵是老实人,耐不过吴邪缠他,终于同意吴邪和他一起住,把那套屋子分了一间给吴邪。

  吴邪笑嘻嘻地揽住张起灵肩头,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去了新住处——明明是本地人,干嘛还要住外头。

  张起灵也不明白吴邪为什么要和他一起住,不过入学这小半年,寝室八人间里,也只有平时吴邪会好好和他说说话,所以他愿意和自己一起住,张起灵心中也不算讨厌。

  来这个学校读书,算是一个意外,按道理,国际中学毕业后应该直接去英国的对口学校,但最后家里人还是决定,让张起灵留在国内读完本科再出去。

  张起灵没什么意见,从小,他的生活轨迹就已经被确定,包括这次住到外面,其实也是家里人的安排。他习惯了被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他每天唯一的事就是按照家人的计划读书学习,一直读下去,直到家里需要用到他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投入家族的事业中。

  从小到大,张起灵都没什么朋友,现在吴邪天天和他呆在一起,有时候还一起聊天,虽然他不爱笑,可是吴邪会搂着他肩膀笑成一团。张起灵偶尔在想,这,算不算是朋友了?

 

吴邪想住出来,原因很简单。

寝室太挤。

八条汉子住一个单间,真是现实版的蜗居。吴邪从小衣食无忧独享单间惯了,突然和大家挤在一起,睡眠质量急速下降,要是张起灵不出去住,他下学期也是要出去住的。现在老天送他一个完美室友,还有什么理由不跟着一起来?

  一起住了一个月之后,吴邪再次给自己的眼光点了三十二个赞,这个张起灵不是一般地有教养不是一般地不谙世事,而且特别老实。有时候吴邪都好奇,这么个老实孩子,是在怎样的环境下长起来的。

  吴邪第一次在家里看AV被张起灵撞见的时候,吴邪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张起灵的耳朵从淡色变成血红,一语不发地转身离开,连眼睛都不敢和他对上,关上房门一晚上没出来,留下吴邪在那里穿脱了一半的裤子。

  那件事之后的一个星期,吴邪都没脸见张起灵,总觉得自己玷污了什么似的。

  但一个星期之后,吴邪想通了,这件事里,自己没错,错的是张起灵。

  你想想,自己青春正好,不赌不嫖,就是看个AV打打飞机怎么了?而且你不敲门直接进我房间,难不成还是我的错。

  当然,吴邪无视了自己当时根本没关门,更刻意忘记了自己开的是扬声器。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人老实也一样。

  吴邪本来不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以前住寝室的时候,如果谁仗着自己嘴巴利索欺负张起灵,他还会跳出来打抱不平,可是现在,他觉得,和这么老实的人住在一起,不调戏调戏,逗弄逗弄,简直对不起自己吴小三爷的称号。

  谁叫老天至今不给自己一个女朋友呢?害吴小三爷过多的精力无处发泄。自从上次看AV被撞见,吴邪对AV有了点心理阴影,于是现在的精力全部只能用来调戏张起灵了。

  这真是个完美的调戏对象。

  脸皮薄,见识少,最重要的是,即使惹急了也不会揍你,最多就是默默回了房间一整天不出来。

  然后吴邪又亲自做好了饭去哄他,虽然做饭辛苦,洗碗麻烦,可是吴邪他很乐在其中,觉得自己特爷们。

  说白了,某种意义上吴邪也算是个心智不全,快二十岁的人还玩着十二岁的梗:我喜欢你就欺负你,我喜欢死你就往死里欺负你。

  不过,现在的吴邪,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上张起灵了,他对一切行为的解释都很简单:

  我闲,我乐意。

 

  张起灵觉得吴邪这人有时候挺无聊的,那天没穿裤子在自己面前干那种事,还把门敞开着,自己进去提醒他,然后撞了个正着。之后虽然悔改了不再看那种动物园般的片子,可却变得满嘴油滑猥琐,时时刻刻说些有的没的东西。有时候自己实在听得无趣,回房去看书,他却又做了晚饭来敲门。真不知他到底为何要这样阴晴不定,每天一副闲散的模样,难不成他家里人从不要求他好好念书?

 张起灵纳闷归纳闷,不过也没告诉吴邪自己觉得他有点无聊,两个人还是相安无事。

  元旦节,学校放假,张家不过元旦只过春节,所以张起灵没回去。

  而吴邪,他爹妈早就携手双人欧洲半月游了,等他兴冲冲回家的之后才发现爹妈都已经走了三天,于是怀着一颗单身狗被秀恩爱刺伤的心回到张起灵那屋子里,两个人没滋没味地看跨年晚会。

  桌子上,摆着吴邪打包的鸡翅和啤酒。鸡翅吃了一半,啤酒喝了三瓶,都是吴邪吃的。

  吴邪是个夜猫子,一般过了十一点开始活跃,但张起灵是个生活极其规律的好孩子,十点半准时上床睡觉,早睡早起。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他真是困得熬不住了,可是又不好意思丢下吴邪一个人跨年,于是在那里强撑着。

  一个半老的男星在那里抒情,吴邪看得打了个哈欠,正想对张起灵吐槽两句,一扭头,发现旁边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人缩在那里,有点冷的模样。

  吴邪楞了楞,在抱他回房间和叫醒他回房间之中稍作犹豫,最后折中地凑过去观察情况,那人大约是感觉到了吴邪的鼻息,于是微微皱眉,睫毛跟着动了动,在脸上晃开一片阴影。吴邪这才注意到,张起灵的睫毛非常浓密,并且长。可是因为直,睁开的时候完全发现不了,只觉得他的眼睛跟画了眼线似地黑亮。

  吴邪楞在那里,一时间竟然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好,目光顺着眼睛滑到挺直的鼻梁,滑到精巧的嘴唇,最后收尾在精致的下巴上。

  吴邪无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张起灵醒了,有些懵懵地,几秒钟之后,他彻底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于是有些不好意思道:“太困,睡着了。”

  这五个字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吴邪就是不知道怎么接话,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哈哈哈哈地一番嘲弄之后放他去睡觉,还是一脸刻意的生气之后让他留下来陪自己跨年。

  “继续看电视吧。”大概受不了吴邪凑那么近,近到几乎呼吸相闻,张起灵往后退了退,坐直了身体,扭头朝向电视:“快到十二点了。”

  吴邪慢慢站直了身子,又突兀地坐下,没滋没味地望着电视,但再也看不清电视里的红红绿绿,脑海里只有张起灵那张寂静安详的睡颜,挥之不去。

---------------------------------------------------------------------------- 

 @白朝夢 谢谢每篇文下的长评,谢谢^_^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