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不问》里的时间空间关系

这文里有纵向和横向两个概念。

纵向,用火车来代表,每一节车厢里坐的人,是“我们”每一个人,在自己正确世界,正确的时间内的状态。

其中,极少数有麒麟血的人有能力有意识站起来,去到其他车厢,但每个人能走动的车厢范围有限制,往之后的车厢(之后)的年份走,人会变老极,限是老死,往之前的车厢(之前)的年份走,人会变年轻极限是退回到胚胎状态(也算是死亡),每个人变老的速率不一样。

其他车厢,是错误的时间,正确的世界,同样的位置上坐着的人,是其他时间的“我们”,错误的“我们”除非用极端手段把正确的“我们”从座位上拉起来,否则无法做到位置上去。

这表示,我们要替代另外的我们,必须杀死或者让其他的我们“消失”,否则我们无法替代他们,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游离在这节车厢里,这样,其他人就会看到“多个”相同的人,但作为本人,极少碰面。

 

横向,用站台相连,不同的列车代表不同的世界,其他的世界,目前是“未知”状态,但至少可以知道,有些世界有“万奴王”,有些世界有“睚眦”,它们和我们所在的世界相似却又不同。

每列车的长度不一定相同,能走出列车的车门所在的位置也不一定相同,列车之间是否有门相连也不一定。不同的世界,是超越我们这个世界理解的存在。

就是因为如此,老九门才会守护着青铜门,这道门是最后的防御,其他世界的人随意进出青铜门,任何人都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当时他们决定,不要打乱这个世界的进程。

张家和汪家是最早知道这个秘密的家族,但可惜的是,张家有能随意穿越的体质,但却没能获取全部的秘密(铁面生),汪家获得了秘密(鲁殇王)却无法随意穿越,于是张家一直在探索,汪家一直在阻挠。张家保存自己纯粹的麒麟血,汪家则开枝散叶。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