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喵狼

盾冬 邪瓶

《我的手机摔坏了》(完结)(对不起,这并不是BL的故事)

我拿着我的新手机,并不是太开心。

就在那天晚上,小基不见了,其他手机也不见了。

房间没有被盗的痕迹。

我报了警,报了自己遗失一只手机,它的屏幕是破损的。

但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表明,没有人进入过我的家。

可是他们的确不见了,而且我确信,有人进过我的家,带走了所有的手机,并且对监控录像做了手脚。

我试图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我的好友,但想了半天,却无从讲起。

谁会相信,我曾经有一只手机,它是个美貌的男性,爱哭,爱撒娇,每天晚上钻到我怀里睡觉。

听上就像是个大龄单身狗的春梦。

我拨弄着手里的新手机,期待着它会突然对我说话,告诉我,我的小基哪里去了。

但是它没有,它是一只很好的手机,外形漂亮,系统流畅,闹钟准时,从来不会在半夜钻进我的被子,更不会一个大男人却撒娇。

可是它不是我的小基。

我的小基真的不见了。


那天晚上一起被盗的,还有我的老人机,所以高埠定我也联系不上了。

一个星期后,我逐渐忘记了那十五天发生的事,再之后,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个梦。

这种事,最适合地就是当个搞笑故事写出来,让大家哈哈哈哈一下,自己也能在大家的哈哈哈哈中逐渐释然。

新手机,很好用,可惜它是个正常的手机。

半年之后之后,我被公司外派到新西兰,因为卡的大小不一样,所以我决定到那边再去买手机。

明明在成都热到翻滚,结果到那边居然看到下雪。

我呆呆地站在机场门口,来接我的人晚点了,我联系不上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晚点啦!”一个软软的男声在我旁边响起。

我一愣,扭头,一个裹成大团子的人站在我旁边,看不清表情,只听他嘟嘟哝哝说:“冷死了冷死了,一不小心关机就开不了了。”

“小基?”我懵。

“哈哈,熙熙哥。”对方伸出手:“好久不见。”

久别重逢的喜悦中和了我的愤愤之情,化作很纠结地疑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其他的等会再说,先上车吧。”对方拉过我的箱子往前,我呆愣愣地跟在后面。他不是幻觉么,为什么可以拖动箱子,为什么?这分明是真正的实体。

我傻乎乎地把手往他背上摸。

他摘下帽子,回头冲我一笑:“什么事。”

我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他还是那么软软糯糯的,但是少了三分撒娇,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车厢空间很大,很温暖,小基把帽子还有外套摘了下来,半年不见,一个手机竟然也胖了些。

白净的脸色泛着健康的红晕。

我看着他的脸,习惯性地收起了表情。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郝侨,是这边的同事。”他声音很软糯,但细听之下,还是和小基有不同,我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人乱成一片,我不相信和小基长成一样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一个巧合。我好歹也曾经中二过。

“你肯定觉得我长得很像某个人。”他笑了笑,眉眼里全是小基的神情。

我想用冷漠.JPG,但我冷漠不起来,我想用扶额.JPG但我也没有伸手。

“其实,那款软件是我开发的。”他开门见山:“本来这是一个普通的手机程序,它可以通过收集使用者的各种信息,以匹配出适合手机使用者的异性,是一款恋爱测试软件。”

“相当中二。”我点头:“但是很棒。”

他笑得软软的:“但遗憾的是,我的手机被偷了,下一个使用者也发现了这个程序,之后进行了修改,变成了把适合自己的人虚拟出来的软件,通过超大功率辐射使使用者产生幻觉。”

我面无表情:“体会过,寿命至少短了两年。”

他笑盈盈地望着我,我觉得他马上就要投入我怀中的样子。

呵呵,来吧,和小基一样漂亮的男性,即使是真人,我也不会拒绝!!

没想到他只是侧身摸出一个手机。

啊,好失望,真不适应小基脸的男人不往我怀里钻。

手机屏幕划开,上面居然是我,穿着军裤马靴,带着厚重的工业手套,中二极了。

哦不,不会是我,我才不会……

诶,好帅,我穿成这个样子好帅,我一直想这样穿,但是没胆子,卧槽这个人难道是这台手机的幻觉人物??

“你看,我们的手机互相匹配上了。”他笑得一脸甜:“所以两台手机确认了位置,然后我发现,你竟然是我的同事。”

说完,他的脸居然红了。

哦,这才对嘛,小基就该脸红,如果他不脸红。

我就得脸红了。



好了,故事就到此结束,我谈恋爱去了。

晚安,大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机其实是被研究出辐射实体化的那个人偷走了,他从仓库一路跟踪到女主家。

都怪女主把所有手机丢在了一个大口袋里。


其实没在新西兰看到下雪,所以文里是乱写的,城市奥克兰。记得八月是10度左右,估摸着下不了雪……

评论(6)

热度(33)